假如我走了……

        他不是高官,不是显贵,为什么他去世五年后,学生、朋友来为他著书立传?这是他人格的魅力、学术的魅力——他一生结交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人!
              ——常城
  1、2009年10月18日。上午十点,应邀前往金秋宾馆,参加《常喜书与锦州文化记忆》首发座谈会。与会者除我之外,大都是常老师的学生或生前友人。我与常老师既无师生之缘,也无故友之谊,何以有幸参加首发仪式?
  缘于作协主席蒋志杰和党校校长杨铁光——二位师长。
  2007年的初冬时节,接到蒋主席电话,邀请我参加某某某的诗歌发布会。我婉拒,推说自己不懂诗歌,也不认识诗人。主席说,正因为你不懂,才更应该去学习啊!诚然,作为讲授《文学欣赏》的教师,诗歌创作及欣赏,是我的弱项,始终困扰着我。就这样,在市委党校会议室,幸会诗人,并获赠诗集各一部——杨铁光的《湘川纪事》、孙朝成的《天山诗稿》。
  当时,对于诗集,方家面前,我不敢附着一字的评论。只是有感于诗人们的激情澎湃,给我别样的触动与震撼。午宴上,诗词唱和。哪位来了灵感,立马放下筷子,抓起麦克,声情并茂地朗诵新作。你方唱罢,他登场。斗酒诗篇,好不热闹。感触最深的是,诗人们永远葆有一颗年轻的童趣的激越的蓬勃的心灵;诗人们的聚会充满无限的智慧的幽默的浪漫的情调。由衷地羡慕诗人们的友谊之花开放得烂漫缤纷;由衷地赞美诗人们的精神世界至真至纯至善至美。
  诗集置于案头,时时翻阅;红笔圈点勾画,反复品咂,却不能写出专业水平的评论文章。直到2008年的金秋,民盟市委组织去游览祖山。面对大自然的壮美,激发起人类原始的冲动,只想着如何征服山水,于是乎争先恐后地往前奔跑。遗憾的是,只顾得向前向上的攀登,而不肯停下匆忙的脚步,仔细观赏一路的风景。这时,我想起了杨铁光的一诗句:不要走得太快/请等一等灵魂//我们不经意遗失的/正是那封天机不可泄露的/鸡毛信失去它/我们就失去了行走的动机……
  受此诗启发,写成一篇五千余字的散文《请等一等灵魂》。首段,被《民情与信访》总编稚梅,采编为杂志的卷首语;全文被日报都市美文版刊登;还被许多文学网站转载。刚刚于中国散文网上获悉,这篇散文荣获了第四届“紫香槐”杯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二等奖(第三届上,我的散文《人性枝头的花朵》荣获一等奖)。再次感谢评审委员会的厚爱!很羞愧,年龄增长一岁,写作却退步一格了。
  杨校长正是读了这篇《请等一等灵魂》,特邀请我为《常喜书诗文选集》写一篇读后感——《世上还有这样一种爱》,并收录于《常喜书与锦州文化记忆》一书。
  2、与会者,动情地讲述往昔各自与常老师交往的感人故事。事事关情,句句关爱,彰显出常先生人所共知的或鲜为人知的师德、学识、品格,以及他所承载的辽西文化现象与象征意义。他们谈及更多的是常先生如何如何恩泽学生;我却从受众的学生身上,看到了羔羊跪乳的反哺情怀。说到人间大爱,自古以来,都是老师爱学生,都是父母爱子女,都是长者无私的奉献,甚至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视为天经地义。反之,学生、子女又为老师、父母做过什么呢?
  由杨铁光等人编辑《常喜书诗文选集》,再到倡议、约稿、筹办、编撰《常喜书与锦州文化记忆》一书,来纪念先生逝世五周年。自发,自愿,自费,不为牟利,只为弘扬一种精神。此情此景,穿越时空隧道,使人联想到了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撰《论语》的情形。《论语》以语录体和对话文体为主,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集中体现了孔子的儒家学派的政治主张、论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语言简洁精炼,含义深刻,其中有许多言论至今仍被世人视为至理。成为当下“以德治国”的经典著作之一。
  孔子对后世影响深远,虽说他“述而不作”,但他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千古圣人”,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后世并尊称他为“至圣”(圣人之中的圣人)、“万世师表”,认为他曾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功德无量,名垂青史。
  假如没有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们的搜集、整理、编撰、编印《论语》,孔子的儒家学说及其思想,是否能如此完整地保存、流传下来,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成为今日治国安邦定天下的精髓锁钥?
  3、无独有偶,历史何其相似。常喜书,一名普通的老师,去世一周年之际,弟子门生们,自发整理、校对他的遗稿,编辑、出版《常喜书诗文选集》,四十八万字,无偿赠送社会各界有识之士。以此褒奖并报答恩师一生呕心沥血为他人出书——做嫁衣的美德——而生前却未能为自己出版过一本书。书中记载了常先生与友人间的诗词唱和;推敲、批改、校对学生的诗稿付梓出版的艰辛历程;以及诗词创作与文学鉴赏、审美等方面的学术论文。刻画并塑造出一位集师德、学者于一身的辽西“大儒”的形象。
  先生去世五周年之际,弟子门生们,再度弘扬先生的师德,编撰出版《常喜书与锦州文化记忆》,三十九万字,撰稿人多达七十余人——我这个局外人,荣幸被杨铁光主编约稿。
  常喜书,一生平凡,默默耕耘,倾情奉献。赢得后人的爱戴与赞誉——常喜书是锦州文化的断代人物;是辽西“鸿儒”、辽西“孔子”;纪念常喜书将成为辽西文化现象。与会者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臧克家为纪念鲁迅所作的那首诗《有的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4、五年来,弟子门生,自发、自愿、自费,为恩师树碑、塑像、立传,墓葬规格比肩国务院总理,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人格魅力,学识魅力。没有哪位高官和富贾,拥有这么多人来祭扫他的墓地,来为他编辑出书,成为一种永久的记忆。据说,常先生病重期间,他的学生们轮流护理,夜晚陪宿,直至陪伴他走完生命的历程——不是儿女,胜似儿女。这样的爱戴,国学大师季羡林如此享用过。弟子门生对于常先生的感情,不但没有随着岁月逝水东流去,而是与日俱增,如陈年佳酿,越来越浓烈。他对学生的影响,像父母一样大,影响一生一世。
  最为突出的有两个方面,一是诲人不倦的师德,二是他的诗词创作。常先生的经典语录是,不但传授给你知识,还要培养你一个爱好——人生有了对于诗歌创作的爱好,无论你是贫贱还是富有,无论你是失败还是成功,都会陪伴你终生的——爱人都有可以离弃你,或先你而亡,唯独诗歌,将是终生不离不弃,甚至是你生命的另一种形式的延续。就是这种教学理念,把弟子门生引领进唐诗宋词中,汲取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濡养。培养了一批批有才气,有人情况味的学生,成就了“十全教育工作”的楷模。
  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师,对后世的影响,远远超越了达官显贵,超越了权力与金钱,成为一笔国学的精神财富。常喜书,成为辽西文化的代名词。振兴辽西文化,是振兴辽西经济的一部分。他的诗集、事迹,还将进一步广泛流传、传颂。
  5、同为人师,常老师树立了榜样。他的事迹,不仅仅限于弟子门生友人对他的记忆缅怀,不仅仅限于新闻媒体的宣传报导,还应该走进校园,成为师德建设的楷模。他的书籍,应该成为师德培训的教材。以身垂范,较之空洞的理论,更具有说服力、感染力、号召力,其教育意义是不可估量的。
  主持人叫我来谈一谈感想。我自问道:假如我走了,谁会来“记忆”我?我留给了学生什么,学生凭什么要来纪念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