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作家进校园

    苦心筹备的启动仪式在即,天公却连夜下起了绵绵细雨,灰色的云彩铺展得很均匀,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缝隙透射阳光。领导、作家、宾朋,纷纷冒雨赶来,单等拉开雨幕,登场。春旱太久太久的辽西,土地干渴得冒烟,风扬沙尘像是大地燃烧的狼烟,呼呼呼烤焦了农人的眼睛,播不下一粒应时应季的种子。真想披上蓑衣戴上斗笠,云集土地庙前,黑压压跪倒一片,举起龟裂的双手,祈求神灵护佑子民,恩赐一场酣畅淋漓的透雨,润泽大地。

    此时此刻,一向悲天悯人的我,情感却有点儿复杂,既喜且忧——喜,大旱逢甘霖,农人盼来了播种的时机,看到了秋收的希望;忧,耗费精力心血的仪式,很有可能打了水漂。仰望苍天,似乎看不出云淡风轻的迹象,多想借一缕阳光,温暖寒冷的心房。细雨,不紧不慢,缠绵悱恻。敬群只好下令准备第二套方案,改露天广场大型活动为小会议室电视直播,可惜出不来预期的效果。千名学生将要坐在各自的教室,像是在观看一场与己无关的电视节目,失去了在场的互动感,既体会不到作家走近身边的欣喜心跳,又感受不到放飞气球、鸽子、梦想时的怦然悸动。


    一边候场,一边不时地改动主持词,尤其是领导名单部分,来的来,去的去,勾勾抹抹。忽然,看到某个教室门口,人头攒动,那里正在上演一幕喜剧。童声童气,领读齐颂,此起彼伏,错落有致——那是三年级的学生,正在诵读教科书第十三课《山村的早晨》,专门给盖尚铎老师欣赏。那一瞬,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虽然不是我的作品,但是我分明分享到了盖老师的幸福。一个写作者,亲耳聆听自己的作品,在孩子们的心里传诵,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动啊!


    折回小会议室时,丽芳部长正在讲述曙光小学的发展历程,由学生流失只剩四五百人,到如今的学生回流达到了千人,这与敬群校长的特色办学理念是分不开的。那日,来请示作家进校园一事,说是船院一位老师的课题。我举手意识,自我介绍,更正身份,简单陈述了课题的主旨,以及由创意、运筹、呈报,所走过的艰辛历程。建新主席是最原始的见证人,在座的大部分作家几年前都接到过我的课题邀请。顺势,特别强调邀请高文良副局长出席,是我最大的心愿。因为本土作家进校园,仅仅是我课题的一部分,打造一个文化品牌,开发校本教材,还有后续的、可持续发展的空间,需要得到市教委领导的鼎力支持,我的设想才能变成现实。我对官员们说:当官,或许是一辈子的小事;但是,有生之年能为子孙著书立传,传播文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


    就在准备实施第二套方案时,意想不到,老天开眼了。九点二十分,雨停了,一片雀跃。莫不是我们的苦心感动了天地?九点三十分,启动仪式如期开始。仪式上多个亮点,其中,当宣读新蕾图书城董事长刘智业,捐赠给千名学生每人一张代金券时,孩子们发出喜悦的欢呼声;当盖尚铎老师代表作家讲话时,孩子们认出了这位从教科书上走下来的作家,全场掌声雷动;当书画家刘文洲等人,赠送书法、书画,解读作品内容寓意时,孩子们给予极大的热情。当葫芦岛广播电视台著名播音员文晔,深情朗读阎耀明、郭宏文、盖尚铎的优美篇章时,孩子们静静地用心来聆听……


    主持千人大会,平生还是第一次。好在,心里有底气,镇定从容,与旋校长配合较好,整个流程还算顺畅。尤其是文学大师们的话语,平添了主持词的文采。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一本好书往往能改变人的一生。今天播下一粒梦想的种子,用执着与爱心浇灌,一定会绽放出绚烂的七彩花。高海涛说“人间四月天,作家进校园”;古耜说“因为文学我们永远年轻”;宁珍志说“好好学吧,奖个月亮给你们看”;初国卿说“文学是梦想之摇篮”。音质、语速、语气、情感,处理的恰到好处,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好评。发现了自己的潜质与潜能。很遗憾,我的校长因其他会议没能出席,多想让她欣赏到我的另一面才智,重新认识我啊!好在,高副局长看到了一切,亲自颁发聘书与我,并一再表示祝贺!


    谢绝了学校的招待午餐。刘智业副主席,把大家另外齐聚与百盛大厨。首先,由建新主席提酒,一向拘谨不善言语的他,喜悦地解放了自己,谈笑自若,盛赞敬群开创作家进校园的先例;一再赞扬宏文秘书长与我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把作家与校园联谊了起来,并转述会前曾倡议高副局长全市铺开。大家轮流提祝酒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纷纷赞扬我所做出的课题创意及奔走呼吁所付出的辛苦努力。刘智业尤其赞赏我那句说给官员的话。他说,君不见帝王将相随着历史的进程烟消云散,唯有蒲松龄、曹雪芹等落魄文人还活在人间。又开玩笑说,若是把杨慧放回历史中,不是秋瑾鉴湖女侠,就是杨开慧似的人物,很是赞赏她身上特有那么一种气概。赵坤说,特佩服杨姐身上的那股劲儿,非得做成一件的劲儿。


    这些年来,吃亏就吃亏在这股劲儿上。因为执着,几年来奔走一件事情,百折不挠;因为执着,不畏权势,不计得失;因为执着,敢于拿起,敢于放下;因为执着,甚至有几许执拗、几许傻气、几许幼稚。鄙视文人相轻,鄙视官场习气,鄙视剽窃他人知识产权给自己贴金的阴谋勾当,鄙视拿不到阳光下曝晒的所有丑陋行径。表面很是温婉,显得柔弱无助,其实骨子里有一股较真的劲儿,一是一,二是二,宁折不弯。委屈过,妥协过,泪流过,越挫越勇,最后仍是坚守实事求是的底线。坚信,众人心里都有杆公平正义之准星的秤;坚信,真理终归能战胜人性中的邪与恶。


    轮到我提酒时,我由衷地说,来葫芦岛二十一年了,当初很想加入一个组织,寻求组织的关怀与庇护。于是,刘抚兴副主席,成为我加入民盟的介绍人,又是在他鼓励下,我走进天河钓日;在天河,得到了吴久民老师的关心与保护,结识了韩文鑫等一大批良师益友。真正拜访文学圈里的第一位是周建新,还记得周主席坐在电脑前,给我指点《两点一线》。我写道,人生的路有多长?两点一线。两点,生与死;一线,就是你所走过的人生历程。其中,我写了两个生离死别的事件,一是母亲的病故,二是好友的英年早逝。周说,一件事足够了。


    这些年来,在座的各位老师,都给予我很大的支持与鼓励。尤其是郭宏文秘书长,从情感上是大哥,从机缘上是伯乐,把我引荐给敬群校长;敬群是我的知音,小女子有着与众不同的气度和才能,终于把我的构想变成了现实。而且,没有文联作协领导的大力支持,再好的构想,也是一堆废纸。在此,一并感谢所有的老师和朋友们。


     苍天不负苦心人。一份付出,十二分的回抱;一份真诚,十二分的礼遇;一份感应,十二分的回应。老天开眼,圆满成功,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与好评,见证了敬群是员福将,很是佩服其组织大型活动的能力,很感动其教师们训练有素配合上的默契,很感动学生养成教育的成功。李、旋二位校长在主持词中写道:文学是缘,让我们在这里相聚;文学相伴,人生高远;爱心共育,大树参天;放飞梦想,放飞希望。


    十一点二十分,“葫芦岛本地作家进校园暨曙光小学第三届读书节启动仪式”圆满结束。天公悄然落雨滴滴,轻轻的,柔柔的,绵绵的,是那种润物细无声的。建新主席说,天公作美,辽西降了两场雨,农民好种田。时逢文学盛事,一场是给郭宏文的《山屯物事》研讨会,一场是给曙光小学作家进校园。今天,撒下一把文学的种子,被雨水滋润了,终会发芽、拔节、开花、结果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