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遇知音

——幸会李敬群女士


 连日来的高温燥热,连日来的心绪不宁,连日来的无所适从,竟然导致身心的无比倦怠,总想无心无肺地放松一下,总想无牵无挂地做个好梦,总想无所顾忌地倾述一场,然而,欲行无路,欲睡无眠,欲说还休。午餐,清汤寡水,食欲不振,半个花卷,如骾在喉,难以下咽,倒掉。回到办公室,疲惫无力,实在有点儿挺不住了,倒在沙发上,克制住读书、看片的欲念,轻轻地闭上眼眸,洋寐。


突然,电话铃响,素素热情召唤,受一位德高望重者之托,约我去大酒店,说是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聚会。午饭已经吃过,天又炎热,本想婉拒,迟疑片刻,还是挣扎起身,打车赴会,只为坐一坐。长期以来,我与外界,处于游离状态,罕有小聚,偶尔诉诸笔端,实为感动,特此纪念。博友不知,读我博文,以为时时欢宴,歌舞升平。殊不知,情到深处人孤独,百万文字为证。向来不喜欢孤独二字,一是触及心灵之痛,二是担心俗人耻笑、诘问,熙熙攘攘,为什么偏偏你孤独呢?


寒暄落座,一一介绍,大都是小有成就的作者,还有刚刚被引入文坛的爱好者,东家是新辽西散文派倡议人郭宏文。美酒敬伯乐,慧眼千里马。感动我心者,狐苏樵先生。自我06年新浪开博以来,他默默关注,篇篇熟读,对我的生平经历、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了如指掌。有谁会想到,作者不知情下,有这样的读者,虽处一地,不曾谋面,几年如一日,默默读你、懂你——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交”吗?无以答谢,以茶代酒,深深一鞠躬,这份敬意,任何辞令都是难以表达的。


相见恨晚,还有一人——她就是李敬群女士。心理学科班出身的她,担任曙光小学校长一职,以人为本,提出“和合”的管理理念,一年之内,竟然选送四十余位老师参加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其他学校不过一二人罢了);倡导“绿色教育”、“良心教育”,把对学生的挚爱,融入文学的元素,落实到日常的课堂教学之中;参与国家级课题研究,高效阅读法,提高阅读速度三倍之多,快乐阅读融进学生的生命之中,终生受益;倡导“漂流”读书活动,开学之初,给出书目,学生人手一本书,交流阅读,书的主人可以召开评书研讨会,畅所欲言谈读书体会;与《少年文学》联谊,成立小记者站,提升学生语言表达及书面写作能力;构建葫芦长廊,二十多个品种,让学生品读葫芦文化,源自洪荒时代的伏羲、女娲繁衍人类;生态园的播种、浇灌、除草、采摘等过程,让学生认识自然、亲近自然、感受自然万物的同时,懂得只有耕耘的艰辛,才有收获的甘甜。


诚然,我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是我能拓展生命的宽度。我与她,所见略同,不谋而合。早在1996年,我就以班级为单位实施读书交流活动;早在2006年,我就倡导本土作家作品进校园活动——针对这个课题,调研其可行性、酝酿其可操作性、探索其地域性、拓展其普及性,曾与文联主席、作协主席沟通,曾联谊本土作家无偿献稿,曾以书面申请的形式呈报。然而,不可言说的原因,美好的愿景被扼杀于襁褓之中。教育工作者的良心、作家的良知,时时地折磨着我,敦促着我,寻找一切可能的机缘,探索出一条光明正大走进校园的途径,为葫芦岛市的校园文化建设,播撒一捧文学的种子,天时地利人和,落地生根、发芽拔节、开花结果。


敬群是实践者,她从人浮于事的机关,主动请缨下学校,竞聘校长成功。权利、财政一体,不是为了谋求自己的利益,而是想为学生们做点实事儿,想把自己对文学的梦想变成现实,倡导回归儿童本位的学校文化创建,培养学生良好的多学科的阅读习惯与行为习惯,为终身学习和全面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敬群是幸运者,依托语文高效阅读法,辐射其他学科,践行自己的教书育人理念: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人生,应该伴随着读书而度过、而发展、而超越的;一个书声朗朗的家庭必定是一个和谐有品位的家庭;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一定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


本土作品进校园,作家云集响应,这本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举。怎奈我位卑言轻,怎奈权谋者没有认识到其中的意义与价值,课题被枪毙,不能付诸行动。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际,感谢伯乐郭先生,牵线搭桥,幸会敬群女士,交谈甚欢。李校长诚邀我等做名誉顾问,我诚恳地告诉她,我不贪慕虚名,更喜欢做具体而微的实际工作,无论是组稿、编辑,还是写导读、评论,以及编写启迪智慧的阅读思考题、读后感等,这样做更符合我身为教研员的本职工作的性质。


敬群是我十年前的化身,充满浪漫主义的激情。二者又有着显著的不同。我无力践行自己的美好理想,在恶俗的漩涡中载沉载浮,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而她能力挽狂澜,巧妙利用主客观优势,把自己的理想变成播种文学的现实。她的出现,使我从梦魇中苏醒,于无望中看到了希望;汗流浃背权当是沐浴,热浪滚滚权当是桑拿;精神振奋,浑身充满了活力;与朋友联手,不再孤军奋战,不再孤独。焚膏继晷,着手本土作家作品进校园的工作。

    感谢天,感谢地。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不仅仅是一种俗世所说的缘分;遇到志同道合的友人,更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机缘。终于遇到了这个人,兴奋的无法言表,沉默了两日,还是忍不住,说与博友分享我的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