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黑人的蛊

    偶识黑人,缘于刘齐。


    某日逛网,晕头转向撞进刘齐的博客。留言栏里,正在热烈地讨论着抱孩子的问题——黑人又超生了,接二连三,三胎,四胎,这回是一双龙凤胎,煞是喜人,让人艳羡。刘齐喜不自禁,非要去抱一抱——礼尚往来,谁叫黑人曾经抱过刘家的孩子呢。两个大男人,幽默风趣,夸说着彼此的孩子如何如何地讨人喜欢。俺也是一位充满爱心的人,看到孩子就喜欢。于是乎,忘乎所以地加入了争抢抱孩子的行列。大毛、二毛、三毛……过来,让阿姨抱抱!俺张开女性温情似水的怀抱,时刻准备着迎接一个个新生命的到来,哪管是刘家的,还是黑人家的小毛头。


    刘齐缄默了,没有理会一个陌生女人渴望抱一抱孩子请求,日后也没有做出任何应允的姿态——就是嘛,你是谁啊,也想来抱抱刘氏的孩子?刘氏的孩子是凡人说抱就能抱的吗?啧,啧,听过俺弟刘嘉陵课的学生海了去呢,要是都像你这样来套磁,生多少个孩子也不够你们抱的嘛。一向高傲的自尊心,遭遇了寒流,多多少少受到了一点点儿冻伤。


    怏怏不快地,踩着刘齐的脚印,来到了黑人博客。一个十分凝重的背影,面对长江,凭栏远望,做深沉状……


    忐忐忑忑说明来意,黑人却做出了异乎寻常的激情反应,豪爽地答应给俺这个陌生女人拥抱阿毛们的荣幸。不日,《检索黑人阿明》飞到了书桌上。刘齐的《酔序黑人书》,首句语出惊人:“今得密报,说辽宁出一黑人,绰号阿明,以情为术,蛊惑人心,尤其是女人心。”刘氏语风,燃烧着浓烈的酒香,把黑人活色生香的50年经历,渲染的神乎其神,熏人沉醉,抓人眼球。女人心,海底针。俺倒是要瞧瞧,这黑人有什么本领给饮食男女种下爱的蛊?


    黑人啊,一条软心肠的硬汉,一个不幸的幸运儿!虽历经磨难,但情不改,爱不减。以情为文,以爱为命。这情,诚恳;这爱,朴素,“轰隆隆”一泻千里。乖乖,情圣转世乎?



       


    第一次与黑人交流,就打了起来。


    好奇心,最害人。想尽快破解黑人的人格魅力,俺抱病日夜捧读。怀抱着对黑人情感世界的敬仰,写下了《黑人的西湖情结》。洋洋洒洒万余言,算是对黑人友情赠书的回馈。然后,很真诚地传给他看。不成想,一向在女人面前侠骨柔肠的黑人,拍案怒吼,响遏行云。网线都被震得瑟瑟发抖。作为虔诚的读者,俺泪流满面,心也在流血。


    黑人早已出离了愤怒:我真没想到,我也从没遇到过你这样的读者,算我眼浊!你不仅不了解我的故事,更不了解我这个人。我牺牲自己最珍视的感情就是为了成全别人,这还得由我来说对不起吗?要我永远蔑视自己,要我永远对这个世界歉疚,你读懂什么了?我觉得磨难已经过去了,正是因为已经彻底放下了,我才能够写出这样的文字,可你是要背一辈子的十字架!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你把那本书烧了。你不配读他,你也读不懂他。


    你还是男子汉吗,说这样伤害情谊的话。即便是一个陌生的读者,对你说了读你文章的真实感想,你也这样大发雷霆吗?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啊!书面的信息毕竟有限,拿有限的文字,来解读你无限的情感世界,本身就是个挑战。解读错了,没关系,你可以纠正,你可以引导,你可以辩护……俺的主人公是位重情重义重爱的伟丈夫——重情,才被情所伤;重义,才被义所困;重爱,才被爱所苦。向来都是读者责骂作者的份儿,哪有读者被作者骂的狗血喷头的情景?俺这是干嘛,一篇篇读,一字字写,是俺真的闲得无聊了吗?名人名著都读不过来,干嘛把构成自己生命的宝贵时光耗在你的书里呢?俺对你那么敬重,那么感动,那么感激。俺干嘛要伤害你?你有什么权利这样来辱骂读者?你冷静点,俺可以把它删除,从你心里删除。


    从此,这篇披肝沥胆的解读,成了俺与黑人的痛。反思。不要轻易走近任何人,尤其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也不要轻易解读任何人,尤其是公众一直赞美的人。



       


   越是在意,越是珍重,越是应该远离。


    闺蜜批评俺说:黑人说走近你,你就敞开情怀不设防了吗?你以为从此就有了一个伟岸的兄长,他会在你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在你需要的时候呼之即来,守护你,呵护你吗?你简直是弱智,是白痴,天真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你闲着没事干嘛剖析他的爱情幸与不幸的根源?朱元璋登基后杀掉了昔日一起乞讨的手足;叶赫那拉氏进宫后秘密处决了她的闺房密友和知情玩伴。为什么?你想过没有?


    因为这些人洞悉了他(她)最隐秘的心事,揭开可他(她)最难言的伤疤。曹操杀掉杨修,也是此因。他说自己为了公德牺牲了一世情缘,你却告诉他这个灾难是他太过于重情造成的。怎能不振聋发聩呢?他不敢正视淋漓的鲜血。你说他能接受和担当吗?他不愤怒才怪呢。毛泽东伟大不?彭德怀、贺龙等直言犯谏的功臣,不都成了他笔下批示的冤魂了吗?伟人说喜欢批评,那是言不由衷的自我标榜。黑人是人,而不是神。是人,谁不喜欢**的赞美诗啊!他当今浸在鲜花和美酒中。人们唱着赞歌,歌颂着他刚正不阿的品行,真诚坦荡的情怀,睿智博学的智慧,重情重义的美德……


    唯独你把他当成了一本书来读,当成了一部纯文学的作品来读的。出于职业的积习,很自然地去分析人物形象,探寻人物的命运,揭示主题思想,赏析其艺术特色——文学欣赏课的要点不就在这里吗?正如我们阅读莫泊桑的《项链》,总想续写一个结尾那样,想象着玛蒂尔德听到项链是假的,会出现怎样的情感反应,怎样的出乎寻常的情景?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结尾啊。万万没想到,书本里的主人公会出人意料地跳起来,辱骂读者没有读懂他啊!


    俺是怀着怎样虔诚的心情,忍受着怎样的病痛,连续几个夜晚,用心血在读黑人这本书啊!边读边把感想写在枕旁,一字字品咂,一句句体味,一遍遍筛选信息,运用蒙太奇的艺术手法,剪裁拼贴组合,力求真实地客观地完整地再现人物形象。稍稍可以下地走动时,坐在电脑前,字字句句地敲打进去——以为这是走近黑人的最佳路径。


    俺的本意是找到黑人幸与不幸的根源,使他看清自己性格中的弱点,走出自己的心墙与情感的怪圈。快乐起来,健康起来,幸福起来。哪里想到他会如此偏狭乖张,如此激愤暴戾,如此伤感绝情?俺真的追悔莫及,不懂男人的心理,干嘛来解剖男人的思维?


    真的,情愿这是一场噩梦,希望被这场暴风雪涤荡一空,扫尽心头的阴霾,还黑人一个朗朗乾坤。只要他不再气恼,只要他不再伤感,只要他健康快乐,情愿背负起他强加于俺的十字架,走出他的视线,走向遥远……



       


   黑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事实证明。你把他比作了高山,他就应该有高山的气度;你把他比作了大海,他就应该有大海的深度;你把他比作了蓝天,他就应该有日月星辰的灿烂;更主要的是要化解误会,他应该有比高山蓝天大海还要宽广的胸怀啊!


    人人都在赞美他。唯独俺说他是一个有着几分霸气与匪气的男人。是夜空中那轮被众星捧着的月亮,是白天光芒万丈的太阳。豪爽侠义,热情奔放。星空为之璀璨,江河为之欢畅,坎坷为之让路,友人为之倾倒,文字为之华美——以爱情为真,以友情为善,以博爱为美,以山川为诗,以美酒为乐——饱蘸激情、智慧、侠义、宽容、感恩的美德——书写人生的人!


    事端是由俺的解读引起的,黑人误会了俺的爱心,的确霸气得不容人辩护。接受教训吧,今后千万别解读熟人的文字,越是关系密切的越不能解读。非说两句不可的场合,就捡鸡毛蒜皮不疼不痒的交个差,敏感的深层面的东西千万别触及。说咱水平洼,没关系,比失去友谊要划算。谁叫俺是妹妹呢,别等哥哥胸怀宽广大于天了,主动去个电话,不就云开雾散,雪过天晴了吗?


    想象黑人气恼时的样子,俺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甚至想变成女巫,给他洗洗脑子——睡梦中把那篇解读文字从他的脑海里删除掉,像格式化硬盘那样,不留一丝痕迹。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好想再次听到他爽朗的笑声,找回我们丢失的快乐时光。



       


   黑人具有博大的胸襟。有真情,有才情,有激情!


    再读方方的跋《这一路有你多快乐》,感触很深。的确,黑人是位能给人带来无限快乐,并把友人引领上快乐之旅的人。不打不相识。神交已久,真正见到黑人,还是在辽宁省散文学会的新书发布会上。黑人于会带来了《检索黑人阿明》之外,特意给俺带来了雀之巢文学丛书之三《我与雀之巢》精品选集锦。使俺有幸结识了独上月楼、长弓牧野等文友,长期感受到大姐大的关注与鼓励,成了一位虽不在编却情系雀之巢的人。


    黑人惜才爱才,把俺引荐给他最崇敬的康启昌老师。并邀请俺为康老师即将出版的《我的朋友对我说》写点什么。承蒙不弃,写下了《一片爱心任她裁决》——找寻那把解读您的钥匙;《从时间进入永恒》——赏析康启昌《一对蓝色的宝瓶》。


    读者评道:我的心硬是生生的被揪了一下。文中的主人俩,在生与死决别的时日里,那种对爱对情的展现,给人以凄美揪心的感受,动人心魂,催人下泪,让人欲泣欲痛。所得的启迪是,对爱无私,对情真挚,对生珍惜,对死无畏。活着的时候,善待自己,善待亲人友人周边的人;珍爱人生,好好的活着,活出点儿质量来。这篇赏析之作,把康老师文章的内涵梳理得清晰透澈,勾人心思,引人读之以尽兴。因恰到好处,精湛极至。如稍短,则不尽其美;再长,略显唠噪;加斧,有失华美。故能被康启昌老师收入文集中。可喜可贺!


    再次见面,黑人给俺带来了文学界老师太的褒奖,带来了同仁的鼓励,带来了创作上的荣耀。当得知黑人又将添丁超生时,不管生男生女,俺仍是萌生出想抱一抱的冲动。黑人大度,不计前嫌,还特意邀请俺为他即将问世的孩子写点东东。俺心有余悸,迟迟不肯落笔。情债难还,文债同样难还。检索昔日的点点滴滴,愚钝的俺担心读不懂这部书,更读不懂写书的人。因而,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拿起这支笔。他爽然大笑,讥讽俺小心眼子。


    长期关注着黑人的博客,那是他情感世界的阴晴表。有感于他对父亲、岳父文集的整理,有感于他对父辈精神的传承,有感于他忠实于生活的真实记录。跟随着他悲,跟随着他喜,跟随着他放声《大树之歌》:一部书就是一个人,一个人就是一棵树,一棵树就是一片天地,一片天地就是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就是一种哲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