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之战(1)

    海又咆哮了。气得眼泪直转,嘴唇哆嗦,脚直跺,恨不得扑上去,把山撕成碎片。愤怒的目光像燃烧的火焰,熊熊地搜寻着可以发泄的对象。猛然,扑向电视机,狠狠地按下电钮,关闭了山正在观看的节目,拔下插头,摔了出去。
  好不容易说服了乾,山又要出来横插一缸子,全盘推翻海一夜来努力的成果。潜意识下,乾是更愿意听从山的建议的。山肯定,乾就会照办;山否定,乾就不会行动——向来如此。海怕自己的一番心血又将付之东流。事先很想同山好好商议一下,达成共识,以便说服乾付诸行动。家庭教育最忌讳的就是父母意见不一致,使孩子无所知从,或者避重就轻,或者有机可乘,再好的建议也不能落实到行动中。山漠视海跟他商议的意愿,独自到卧室看电视去了。海当时忍住气,回头耐心地做好乾的思想工作。与乾进行了一番唇枪舌剑的辩论后,暂时达成了共识,乾接受了海宏观上的建议,并从微观角度,加以修改、提炼、完善,变成自己认同后可操作的意愿。海暗喜。
  担心乾说到做不到,想找山做个见证人,以山的威望,防止乾的反悔。于是,海拉上乾去见山,说明大意。还未说完,山就挥挥手打断了海的建议,他要乾直接用俄语写日记,能写一句就写一句,由句子到语段,再到篇章,逐步加长且提高。海的建议是要乾先用汉语写日记,培养写作的情趣,养成写作的习惯,然后等俄语学习到一定程度,赶在大学毕业前,翻译成俄语——出一本汉俄双语对译的成长日记,以便在考研或者申请留学俄罗斯所属大学时,成为真才实学的佐证,犹如理工科的科研成果一样。国内外名校导师选学生,尤其重视学生的科学研究能力及动手实践能力。
  由此类推。海建议乾写出一部汉俄双语对译的日记体作品集,说不定就是申请考研或留学时的重量级的成果。为了完成这部作品,从现在开始,乾每天必定要抽出时间用于写作,天长日久,不仅能提高汉语写作的表达能力,也能促动学习俄语的积极性。目标明确了,平添了学习俄语的情趣及动力,一举两得。乾学的是俄语言文学专业,无论是口语表达,还是书面语表达,都需要有扎实的语言功底,都需要有敏锐的思考能力,最终要体现在听说读写的实际应用的能力上。
  乾讥笑海,异想天开,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如果每日一记,以大学前三年为计,就是1095篇啊!再说,日子平平淡淡的,有什么事情值得记录呢?这样的流水账,读者未必喜欢看,就是从1数到1095,谁也没有这样的耐心啊!能不能折中一下,提炼出一个主题来,比如,“影响我成长的100个日子”,或者“我的365天”。这样,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削减,而是质量上的提升。要是按海的想法,那天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写什么啊?
  海回答乾,只要想写,要写的话题总是很多很多的。首先,每篇开头注上一笔“今日世界、国家大事”,就使这部日记具有了“史诗”的性质和价值。接下来,写这一天的学习生活;没有事情发生,就写读了哪本书、听到了哪句话,自己有什么感想,有什么哲学高度上的思考,自圆其说就成。长此以往,既锻炼了思维能力,又提高了语言表达能力。
  乾仍是主张由一千余篇的流水账缩减至百余篇的成长专题文集。海只好妥协,只要他能坚持写,写出什么算什么吧!只要把写作养成了习惯,想罢笔都是不可能的,写作也会上瘾的。接下来,讨论一个艺术问题:怎样写才能激发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呢?
  海的观点是,紧扣人物的命运!可以设置矛盾冲突——母与子,两代人的观念的冲突。从填写报考大学志愿书写起。儿子主张,自己的路自己走,想填什么就填什么。妈妈主张,撒一张大网,多给自己一些录取的机会,网到什么就学什么——社会不会因人的喜好而改变,人只有适应社会的需求才能生存,生存是人生的第一要务。不难想象,关注儿子命运的读者,就特别想知道后来是否按照儿子的意愿填报志愿书了?站在妈妈角度上的人也会关注“家长制”的强权做法是否能行得通?总之,母与子的矛盾冲突是个社会问题,是“前车”,读者都会关注儿子行走的前景是否光明,以便借鉴。成功的例子有《傅雷家书》、刘墉与刘轩的腾讯QQ空间网络日志同题博文。
  今晚,山的表现很异常,令海真的控制不住一腔怒火,咆哮着。乾能欣然地接受海的建议,若是能坚持写下去,使海于渺茫之中看到了微茫的希望。也是“补救”乾的最后一招了。不仅没得到山的首肯,山却横空又提出了新的建议——海是多么担心乾畏难而退缩,哪个建议也不执行啊!以前,每每都是这样子的,美好的建议,因为难以统一,而不能实施,最后都化为了七彩的皂泡儿,破灭了。
  今晚,乾的表现却出乎海的意料之外,大度从容,不但不畏难,两项建议都主动地接受了,还帮助山打圆场。乾说,爸妈的建议并不矛盾,也没有冲突。爸爸建议用俄语写日记,是看我俄语薄弱,以便逐渐提高;妈妈建议先用汉语写,以便日后翻译成俄语。目标是一致的,可以同时写。
  山讥讽海,你有本事,把楼跺塌了;再大点儿声喊叫。山哪里知道海有多么担心啊,担心乾反悔,担心乾不坚持写下去。乾平时话语不多,他辩解道,没什么可说的话。如果,一个青年,没什么话可说,归根结底是他思考的少、见地少。若是善于思考,总是有话题的,总是要表达出来的,这是一种渴求表达、渴求倾听、渴求交流的欲望,如滔滔江河之水,无法遏止,一泻千里。若是无话可说,他的思维岂不是死水一潭?太可怕了。思考敏捷的人,反应快,语速快;反之,说话就会慢慢吞吞,磕磕巴巴,词不达意。一个将来以外语语言为生的人,必须从勤于思考、善于表达入门,然后再像突围那样冲出去。唯有坚持听说读写,才有可能走向成功!
  分析乾的成绩,未必是考研或者申请留学生中的佼佼者,那么,怎样从平庸中脱颖而出呢?海认为,乾于大学毕业前取得学业之外的一定成果,不失为一个好的谋略。单单是发表几篇汉语文学作品,且不说上杂志有难度,即便是发表了,分量也轻,也不能证明俄语的实际水平,又算得了什么呢?若是,以汉俄双语对译的形式,出版一部“一个俄语系大学生的成长历程”,至少寄出去,申请校的导师读了,关注一个中国大学生的成长经历,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说服力的,也是实践能力的补充证明。
  山嘀咕一句,出版了也未必起作用。更使海怒火中烧。质问他,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好的招数吗?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不起作用?有,总比没有强吧?
  好在乾,真的坐了下来,开始写第一篇日记了。算是给海一个小小的安慰。开个好头,事业成功了一半!
(2010-02-22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