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得诗书香满怀

——孙朝成《天山诗稿》杨铁光《湘川纪事》出版座谈会
  周五接到作协主席电话,邀请我周六下午两点参加杨铁光新诗集出版发布暨研讨会。见我这端犹豫,主席一语点破我的顾虑:我知道你不写诗歌,那就当成一次学习及交流活动吧!北京诗歌界的孙朝成朋友也赶赴而来,还有辽西很多知名的诗人到会……
  国人的劣根性,凡事避难就易,避重就轻,走马观花,扬长避短。而我参加诗歌研讨会,无疑是拿了自己的短处去比照他人的长处,不仅仅是自惭形秽失了才气,还要伤了自信与自尊。去,还是不去?最终,虚心战胜了虚荣。
  那么就该以一颗虔诚的朝圣般的心灵与诗歌靠拢,至少能被诗歌的光芒所照耀,被诗情画意所陶冶,被诗境旷达所融化,被诗格理趣所提升,被诗意盎然所迷醉,被诗人浓浓的情怀所温暖!诗人与上帝同在!上帝不死,诗歌不死,诗人不死,欣赏诗歌的人不死!
  这是多么难得的一次学习机会啊!我没有推辞的理由。想到这里,油然发自内心地感激主席的良苦用心了。以往,我戏谑自己是“诗盲”。对于诗歌创作,总是既崇敬,又迷茫;对于诗歌鉴赏,既憧憬,又迷惘。面对自己讲授的《文学欣赏》课,总不至于终生闭上眼睛而逾越或忽略诗歌吧——诗歌乃文学大观中的四分之一的文体啊!打铁还要自身硬。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得水一桶!要是能有滔滔江河之水天上来的气势,还能如此心虚而胆怯吗?
  提前来至会场。入场得手拎袋一个,画面精美,是世界文化遗产——九门口水上长城风光。蓝天如洗,一条横幅似云带飘舞,上书红色大字:欢迎您到葫芦岛来!远望,群山连绵,长城逶迤;近观,峡谷间,九个城门洞一字排开,一脉碧水穿越而逝——这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水上长城胜景。拎袋正面,一双自然绿色的手掌托捧起一轮红日——这是乡土诗人心中的图腾;臧克家题写的“乡土诗人”杂志封面一字排列,剪纸画、中国结,红红火火,燃烧着浓郁的中国民俗民风与民情;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乡土诗人编辑部办刊的宗旨。拎袋两侧,蓝底儿红字儿:祝您创作丰收!
  内装三本诗集:孙朝成的《天山诗稿》,杨铁光的《湘川纪事》,曹烽的《别忘了原野》。
  会场上早已宾朋满座。我只认得东道主杨铁光——今年8月省散文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又遇到《葫芦岛日报-都市生活》主任、著名诗人——侯铁;市民盟副主委兼常务秘书长、著名诗人——刘抚兴;还有著名诗人陆兴志、孙琳等。《葫芦岛纪事》的作者刘维业主席(政协),向我点头示意;出席座谈会的还有百家讲坛上的孙丹林教授(讲陆游诗);著名的楹联学家原教育局长刘世耕等(其他的与会者恕我无知,有眼不识金镶玉,不能一一道来)。亲朋故友喜相逢,紧张的心情顿然放松了。
  我绕到后面,见一东北彪形大汉(感觉果然没错),两鬓染霜,额头宽阔明亮,鼻直口方,镜片后透出和善的目光,面含微笑地看着我落座,翻看诗集。他走近我,拿起《天山诗稿》,回到他自己的坐位上。猛然间,脑海一闪,作者近照,不就是眼前人吗?我立刻起身跟了过去,明白了他的意图,原来是要给我签名留念啊!
  自报家门。瞬间找到了几多亲和点,都是东北人,都在军营中,都爱好散文写作……这时,见一小夫人,身材娇媚,长发飘飘,端庄文静,看着我们攀谈,微笑不语。我想,来者即朋友,别冷落了她,就主动打招呼。他二人相视一笑,一个充满着自豪,一个洋溢着骄傲,原来她就是孙夫人——雯雯。夫唱妇随,形影相伴,一同来到了葫芦岛。
  长期的自我封闭,大墙里大墙外的与世隔绝,生存状态自嘲为坐井观天的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孤陋寡闻。从锦州、盘锦、绥中等地赶赴而来的辽西名流,我一片茫然无知。一位金发女郎,长发如瀑,鼻梁高挺,眉眼欧式,肤色皎白,身材高挑,光彩照人,特别引人瞩目,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呢?忽然想起了文学院万琦老师的博客,对,就在那里多次见过这个有着俄罗斯血统的美女诗人——李见心。她落落大方地证实了我的记忆不谬。
  我前面端坐着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士,在她抑扬顿挫地宣读乡土诗人协会的贺词时,才知道她就是《双色马蹄莲》的作者吴春玲。会前,得到铁光兄(五百年前是一家,都是山西大槐树下的后人)的特许,要我自己去他的办公室里,选取他的文集(已出版十四部)。我最想看的是他的小说集《网啊网》。听听这个书名,就够引人遐想的了。在那书山书海中,就有吴女士的几本诗集、文论集。当时,因为不认识她,也就没拿。至此,我在会议间隙,又跑去办公室……
  前后共得诗集文论十五部。除手拎袋中的三部外,其中有孙琳特意为我带来的《花开不寂寞》一部;吴女士的《读懂季节的方式》等四部,杨铁光《玉壶居诗谭》等五部;《常喜书诗文选集》一部;陈丕志《岁月如歌》一部。
  说到最后这本《岁月如歌》,还有个小插曲,当我抱着满怀的诗书,从后门回到坐位上时,一位带眼睛的清瘦的中年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那目光使我不安而疑惑。当我抬头回视他时,他示意我把所有的书抱过去。他翻检出《岁月如歌》,我恍然大悟,他就是诗集的作者……
  前日,还得到一位兄长的《检索黑人阿明》等两部书;杨献平等著的《原生态散文13家》一部。整理书柜,老师、同学、文友等的赠书不胜枚举。手捧着一本本倾注了著者智慧与文采、勤奋与心血的文集,我忽然产生一种负债感,好像我欠下了一笔笔的文字债。我得到的越多,我亏欠的就越多。
  今天,碰到了老人河,说出了我这种怪异的感觉。老人河说:欠债就得及早偿还,要不越欠越多。我明白,这是他老人家在激励我勤奋,不可再如此慵懒懈怠下去了。其中他还有一句:看到别人出诗集,你不心急吗?
  腹有诗书气自华。急,不急?时不我待,怎能坐视光阴虚度?然而,我拿什么献给你——我的良师益友们?上帝不垂爱我,缪斯不怜恤我,戏剧不眷顾我,小说不青睐我,只有散文不离弃我,偶尔小说也能施与我一点温情!
  此刻,捧得诗书香满怀。我且受用这精神盛宴好了。孙朝成《天山诗稿》、杨铁光《湘川纪事》出版座谈会,圆满结束。那份温暖,感动,慰藉,真诚,是一种生命的体验。两位诗人,远离都市的喧嚣,一个朝圣天山,一个祭拜湘西,收获的何止是一部诗集?乡土的就是民族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有信仰的人,生活的才有价值,才有意义。
  诗是一种真诚的感动,真爱的投入,真情的表露,真美的营造,真理的阐述(孙朝成语)。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爱也是如此,爱越给越多;祝福也是如此,祝福他人,也就是祝福自己!乡土是我们的根,请把根留住!快乐人生,美丽人生!(2007-10-20)

《捧得诗书香满怀》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