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重,色愈浓

     霜重雾浓,困顿家中,心绪如锁。窗外,银杏抖落一树锦绣羽扇,径自凋敝衰黄,于铅灰色的云天中翩跹,低回入泥,卑微若尘,风韵不再。霜打枫叶,猎猎似铁,浩瀚蓝天,秋雨尽掩。夫道者,藏精於内,栖神於心,静漠恬淡,悦穆胸中,廓然无形,寂然无声。秋藏冬补,斟一杯自制葡萄酒,残红如血的液体滑过舌尖,甜酸过后余留苦涩。好在,馥郁的香气渐次弥漫而出,涟漪般荡漾,沧海迷醉,乱了浮尘。

    几度相邀,一同去采撷霜染的秋梦,感受逶迤足下云涌中遁去的情怀。徜徉于一片片迭落的时光中,淡然惬意的休闲,那该是怎样的一种丰腴与饱满?而此刻,孤单影只,心波短路,彼此难懂。更那堪,雾霭沉沉,曾经的美好吞蚀殆尽。放手,或许是排解困扰的最好出口。


    霜重雾浓,哀怨彷徨,高速关闭,情路难通。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江南的你,伞下听雨,当不见悦耳的珠落玉盘;暮归的牛铃,可否叮咚残鸣,绵延不绝?北国的我,心情随日落而去,寒意从脚底慢慢爬升。观《非诚勿扰》,红男绿女,粉墨登场,物欲横流,爱情缺席。不要羡慕别人,幸福不能复制,人生无论怎样,婚姻就像鞋子,舒适不舒适,只有脚知道。


    爱情瘦了几回,寂寞曾依偎。红海滩上的木桥,曲曲折折,左岸在左,右岸在右,泥沼迢迢,心岸难抵。试图撑一支长蒿,沿着落叶飘来的方向追溯,感受生命激越的活力舞姿,聆听沉甸甸盈满思绪的秋歌。然而,早已不见曾经的芬芳,洗尽铅华,拾掇不起成串的感人物语。


    寒夜吻上冰冷的额头,梦醒的时分黯然垂泪。本以为自己是一个与世无争并能静下心来的人。常因潜心做一件事情而终有所报,倍感安慰且自喜;不曾埋怨时光的流逝,空空无果而悔恨。反而,怀揣一种理性的沉淀,安禅静坐,不觉心空无物,或工作或生活,都自诩充实。此刻,面对无端的困扰,却找不到突围的路径,对镜凝眸深感一种雨打霜欺的躁动与惆怅。


    这些年来,付出与获得变得如此失衡,感到一阵阵的迷茫。帮助别人摆脱困窘时获得的那一丝丝安慰,总抵不过背地里受到的伤痛。冥冥中怀疑自己的那份修行,获取善心,可否赢得一席禅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耐得住孤独寂寞,平静地正视扑面而来的纷扰。少几分激愤,多几分淡定,并非懦弱,也非颓废,更无须心灰意冷,和谐共处就在禅定之中。


    终不可停歇的思索,逶迤前行,曲径通幽。暗自修为自己的一言一行,终会阻隔命运成谶,即使它趁着秋寒驱着冷雨,亦当闲庭信步。那双火辣辣的眼睛,仍在远方闪烁着期许。笑看,秋风劲,秋霜浓,当处变不惊。沉淀心性,偏安一隅,不萎靡于秋去冬来的冷漠,让懂的人懂,让非难的人非难,做自己开心的事情。写儿子一封带有体温的书信,用母爱再次点燃照亮心路的明灯,引领迷途的羔羊穿越寒冬走向春天。


    秋残夜深,淡了爱情,浓了亲情。安心睡吧,一觉醒来,定会雾散天晴。抖擞精神,重新开始;知难而进,绝处逢生;叶落成泥,遇春复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