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不敢想起你

    十月一,送棉衣。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妈妈,我不敢想起你。阴阳两界,天地相隔,无神论的我也希冀有个天堂——那里是你幸福快乐的家园。回首往事,一根脐带贯通着你和我。你温暖的血液在我的体内汩汩流过。我是你生命的延续,你是我精神的依托。


    今晚,奠化一些纸钱,给你添加一件御寒的衣裳——女儿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啊!欲哭无泪,追悔难当。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仍然无法原谅我自己。


    接到你病危的电话,千里迢迢,星夜兼程。看着你通体浮肿得透明,我为什么不拿出长女的威严,力主给你进行血液透析(医生并不没有这项医嘱,只是我自己的武断,主观地认为这是减轻你病痛的一种手段)?即使,不能挽救你的生命,但至少能给你排除一分毒素,减轻一分肿胀,使你感觉稍微轻松一点点儿舒服一点点儿啊!那是我能做到的,也是为你能尽的最后一点点儿孝心。一念之差(不忍看你再忍受病痛的折磨,暗藏了不可告人的念头,不如放手让你安乐地离去)。我没有主张,因此追悔莫及,无法原谅我自己。


    寒暑交替,春秋更迭,良心上的这份自我谴责却日益加剧。为了逃避抑或是逃脱这份精神折磨,我咨询了无数的医生,问他们假使我强烈要求给你透析,会是什么情形?医生断言,不但挽留不了你的生命,还会使你在延续的日子里承受更大的病痛折磨。医生告诫我,别再自我谴责,别再自我折磨,长此下去会精神崩溃的。癌细胞早已扩散,肾功能早已衰竭,即使透析,治不了病,也救不了命。透不透析与生命无补,更与孝心无干。与其看着你痛不欲生,还不如……


    他们哪里知道,你活得是一口气,这口气一旦断了,就再也没办法重续你我的母女情缘!你走得还算平静,不是十分的痛苦。没有熬至皮包骨头,没有熬至灯尽油干。你仍然以很富态很安祥的姿容离去。但是,你没有留下一句遗言,说明你还没有意识到生命的终结,你还有生的渴望,你还有未了的心愿。


    你没有儿子,长婿如子——山,把你抱进棺木,送你上路。身为独子的他,说为你最后再做点事情。不避习俗,摔盆扛起灵幡,情愿为你重孝三年(那三年,重孝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体弱多病,昏死在地,差点命归西天,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才转危为安)。我儿——你的外孙,抱着你的遗像,泣不成声,呼唤姥姥回来……


    山劝诫我,不要带回一张纸片。为了爸爸再婚,为了二妹立命安身,为了他人各有所得,我放弃了对你遗产的继承权。从此,我真的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失去了妈妈的护佑。春节,无人挂念;中秋,无人挂牵。远在千里之外,孤苦无依,独自无眠。


    妈妈,你走了,带走了我半条性命。我独自痛悔不已,伤心欲绝,健康受损,危及生命。在生死场上走了一遭儿,幡然醒悟。我不能让儿子失去母爱,成为没妈的孩子;我不能撇下无辜的爱人,让他独自承担抚养儿子的重担。于是,和着眼泪咽下苦药,积极调整心态。


    九年过去了。值得告慰你的是:你最喜欢的外孙儿,考上了重点大学;最爱你的女婿,晋升了大校;你不孝的女儿,仍然好好地活着。


    妈妈,我好想你,又不敢想起你。每每思念你,都会泪湿枕头,大病一场,卧床不起。

《妈妈,我不敢想起你》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