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看一集又何妨

    孤寂的夜晚,洗尽一天的疲惫,身披棉被独倚床头,捧一杯热水,给自己取暖。电脑里播放着李娜的《曾经的最美》,凄婉哀怨的旋律,述说着一颗赤裸苍凉的灵魂,悲伤绝望的词语: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要不是痛彻心扉,谁又记得谁?真实已粉碎,人事已非,还有什么最可贵?

    人就是奇怪,没时间的时候,争分夺秒惜时如金;有时间的时候,大把挥霍无所事事。没条件的时候,创造条件;有条件的时候,散淡慵懒。那时,山最不喜欢我做两件事——看电视连续剧和深夜写东西。最不能容忍我会沉迷其中,走进剧情,进入角色,无端伤悲,回不到现实生活中;写作也是如此,进入特定情境,呕心沥血,思绪纷扰,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家不是家,妻不是妻,多愁善感得像个林妹妹。山不惧怕眼泪,但最怕我病倒,时而好言相劝,时而强行拉我散步,杀手锏是贬损我一文不名的文字,令我汗颜羞愧。偶有反思,何苦来着,爬格子有损健康,码不出遮风挡雨的高楼大厦。


    终究,我是一个抑制力薄弱的人。目前,失去山的监管,没有老人孩子的羁绊,时间充裕得很,八小时之外,想念亲人,牵挂儿子,不能宁神写作,就以看电视剧打发时日。每当双休,朋友、同事阖家欢乐,一个人的时光,像路灯下的影子拉得悠长悠长。给自酿的葡萄酒过滤,按照京城李大妈的美容保健视频,泡制红枣、玫瑰花酒,企盼消除掉脸上的“地图”。按照养生堂秘方,熬制一锅薏米燕麦山药粥,冷藏起来,早晚热一碗,增强免疫力;去中药铺抓来葛根、山楂、牛蒡子、枸杞根(地骨皮)、丹参,各三克,泡水饮,降压……


    杂七杂八,五花八门,胡乱地调养身体。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睡眠。电视连续剧,剥夺了我的睡眠。周末在家,喝茶寡淡、吃饭无味、聊天无趣、织披肩(买回三斤线,想象着织)。明明知道看电视、织毛衣,坐得太久,腰背酸痛,下肢冰凉,最是伤身体,却不能自控。一集接一集联播,转眼又过二十三点了,强迫自己赶紧上床、关灯睡觉,精神亢奋,难入梦想。闹钟响,起床上班,像是大病一场,头晕脑胀,昏昏沉沉一整天。这时,不去追悔已粉碎,不去追悔已憔悴——少看一集又何妨?


    戏如人生,繁华过后,一捧沙;生命不再,一切都是枉然。入夜,端起酒杯,苦涩难以下咽,顺手放在餐桌上。翌日,搁置一夜的葡萄酒,色泽依然鲜亮澄澈,呷一口入喉,酒中的苦涩奇迹般散尽,剩下得是酸酸甜甜的酒香——苦涩转移到红枣里面去了。这是无意间的发现,其中似乎蕴藏着哲理,否极泰来,祸福相依,一时难以用语言描述。青花瓷赞道:思想在美文中沉沦,醉的不只是心意,还有那掩藏许久的情愫。时间不是抢来的,命也不是争来的,凡事不可强求,遵从自然规律,安放一颗宁静的心,方显人生智慧。


    今晚,一定,二十二点前上床,不为别的,只为健健康康地活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