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春风总是在的

    


    周建新系葫芦岛市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骏马奖”得主,成绩卓著,上调省城,任辽宁省作协副主席。我是幸运之人,幸得朝阳市文联隋志超主席引荐,周主席成为我在滨海结识的第一位作家朋友。偶尔途径拜访,他总是君子风度翩翩,送我至电梯口。2006年幸得二位主席举荐,去辽宁文学院“第四届新锐作家班”进修,深得高海涛院长、郑晓凯副院长的赞赏与鼓励,使我真正意义上走向文学之路。


辽宁省散文学会年会在葫芦岛市召开,周主席点名要我参会,陪同外地来的女作家,并命我写好有关会议的通讯报道,发表于《辽宁散文》。郭宏文秘书长新书《山屯物事》研讨会,我列席会议,周叮嘱我整理出高海涛、古耜、宁珍志、白凤德等文艺评论家对新书的点评。省城名家来葫座谈、采风,我又幸运而出,一路陪同,欣赏绥中、建昌大自然风景。这次的任务很重,整理孙春平、鲍尔·吉原野、《芒种》主编、《鸭绿江》编辑等人的讲座录音。因为日常工作繁忙,生出懈怠之心,没有及时完成任务。周来电话,语气十分严肃:“你是军属,不需要我再说二遍。”话外之音,军令如山,应该不折不扣地执行。一向温文尔雅的周,令我生出敬畏之心,像个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被老师逮着了,羞愧难当。当即打车,去文友李明那里,借回录音笔,一字一句,转录成文字稿件,连同音频一并发送给周,他录入进市文联网站,使更多的本土作家及文学爱好者聆听、受益。


多年来,我积极倡导“本土作家进校园”活动,致力于把本土作家的作品编入“校本教材”,奔走呼号,得到了市文联、作协的鼎力支持,也赢得了各级领导的赞扬。虽然,我仅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语文教师,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认领这样一份为人做嫁衣的苦差事。但是,校园文学沙漠化的真实状态,促使我总想撒下一把文学的种子,营造区域文化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首选本地的作家作品,本土作家笔下的山水、风物、人情,贴近学生的生活、阅历、感受,更能拉近与学生情感的距离,更能在学生的心田上扎下根、长成树、开出花、结成果……


然而,在运作过程中,我是个不识时务的人,骨子里有股子硬气,极为较真,一是一二是二,刚直不阿。有人恐吓我:“今后,你还想在本市文学圈里混不?”周主席得知情况后,实事求是地承认这是我的课题成果,赞扬了我为本市文学界及校园文化联谊建设所做的贡献,并指导我变通一下主持词,在发起人后面,加上“之一”,关照更多热心于本土作家进校园的人的感受。我听取了。


一句恐吓,我当成了笑谈,一笑而过。不成想,我这位本土作家进校园的发起人,差一点被采用我课题的学校从进校园的本土作家名单上除名,中伤我的理由是我不是省作家协会会员。继而,我这位葫芦岛市作家协会理事,却没有资格出席本市的文代会。


我想,周主席是了然这一切的,是何种因素不能掌控文联、作协的局势,我不得而知。或许,他不屑吧,他有一股文人的高雅之气,精力都专注于写出好作品上了。


苍天可鉴,我写作上的成果早已达到了申报省作家协会会员的资格,只因为与工资待遇等不挂钩,也就没想用这道光环罩住自己。料想不到,成了他人构陷的话柄。我只有申报上省作家协会会员,才能雪今日之耻,士可杀不可辱。


人跟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这句台词,烛照灵魂。网遇一位作家,他是知道我的,我却不认识他。他问我在忙什么呢?我告诉他,在准备申报的资料。他又问,需要帮忙吗?我正愁没有设备下载、打印已发表过的几十万字文学作品。他二话没说,一口应下,百度到我所在的三个文学网站,五十年不遇的炎热高温下,命属下搬来两箱纸、四个硒鼓,开机工作。我不知道他的办公室里是否装有空调,三伏天里为他带来一丝清凉;但是,我知道他的这分热度足以融化人与人之间心灵深处的坚冰。


不日,打印好的文稿,从百十里外的学校,捎到了市政府某办公室。拆开沉甸甸的包裹,三部文集分别装入三个文件袋,每篇文章独立装订,页眉处显示文学网站的名头,页脚处附有点击率、评论跟帖等,文稿部分排版整齐、字迹清晰,不仅打印技术专业,更是凸显良苦用心。一声谢谢,不足以表达谢忱。


自古,文人相轻,不争的事实。一位女作家的名字上了中国作家协会新会员公示榜,另一位同城女作家电话诬陷其有抄袭剽窃之嫌疑,名字被除。得知情况,周主席出面奋力帮其申述、澄清,已于事无补,告知等下一年度重新申报吧。前车之鉴,卧薪尝胆,我不敢声张申报事宜,以免小人作祟,坏了好事。漫长的等待,终于收到了雨霞发来的祝贺,提示我去辽宁作家网看2011年新会员公示名单。眼见为实,白字黑字上有我的名字,悬着的心仍不能落地。一切充满变数,我仍需保持着沉默,直到再无变数为止。卑微如一粒践踏入泥的种子,逢春发芽,染绿了眼睛,成长为文学田野中的一抹亮色。


第一时间,给帮我打印文章的朋友致谢。他说:“等你申报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时,我还帮你下载打印。”第一时间,我向葫芦岛市作协冷舒主任致谢,感谢她给我写推荐语。第一时间,我给周主席留言,感谢他在申请书上签名推荐。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位卑言轻,无以回报,那就做个好人吧。


周主席低调上任去了。朋友转达了他对我的评价:“纯真、正直,有才气。”五十而知天命,仍葆有一颗纯真之心。表现在遇事没有心机,生活在一种纯然的状态,纯真到近乎傻气,时常遭人暗算、遭人讥讽,而浑然不知就里。正直,是立人之本,“发起人”身份之辩,仅仅证明一个事实。疾风劲草,别有滋味,那种境界简直与禅心相近,一个人如果有不畏强暴的勇气,必定可以在绝处逢生,激发出顽强的生命力。


老天是公正的,缘于一颗纯真的心,跟许多良师益友结下善缘,这是前世今生修来的福分。周主席一向严谨,从不轻易表态,能得到他如此之高的评语,更坚定了我自身的价值取向。有才气,是当之有愧的,只是较他人勤奋一点点儿,经历磨难多一点点儿、多读了几本好书、多写了几篇文字而已。


    除掉担心与烦恼的意念,放下那些不足与过剩的心。营造一个春风化雨的人文环境,“人”的构造是相互支撑,没有支撑就会倒下去,人人需要从别人那里得到一点点儿支撑。助人为乐,不仅升华了自身的人生境界,也让世界充满了大爱。林清玄说:世间的春风总是在的,人欠缺的是心里的春风,还有微笑。

《世间的春风总是在的》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