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你,快乐会传递

你是一只快乐的大鸟 / 仰天长啸 / 直冲云霄 / 任凭逍遥……


        这是著名文艺评论家郑智“贺孙朝成诗兄文学生涯四十五年”诗。诗中,郑老饱含深情地给孙老画像,揭示出孙诗如其人的本真——诗风雄健,诗情真诚,诗性奔放,诗心自由,诗魂洒脱,诗意传递着无限感人的快乐。传递快乐,是孙朝成诗歌的主旋律。


        今天,在这缪斯的圣殿,在这众多诗界前辈的面前,我不敢妄评诗歌,只能谈一谈三度应邀走近诗人感受快乐传递的故事。


       我不是诗人,机缘的巧合,一度受邀,参加孙朝成《天山诗稿》与杨铁光《湘川纪事》出版座谈会。受益颇多,写出《捧得诗书香满怀》的随笔,发布于几个文学网站,引发众多文友的羡慕——羡慕我有幸参加这样的诗歌盛会,羡慕我有幸结识这么优秀的作家群。备受鼓舞,又巧借杨铁光的名篇《请等一等灵魂》,写成一篇七千余字的记游性散文,荣获第四届中国散文网全国征文 “紫香槐”杯二等奖。手捧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寄来的大红证书,我清楚获此殊荣的根源,来自于孙、杨的诗魂融进了我的散文之中,不仅提升了文章的精神内核,又感动了快节奏下疲于奔忙的众生,停下匆匆的脚步,反观内心的真实需求。


       忽一日,接到孙老电话:请你来参加我的家宴,我要把你介绍给我的妹妹们。


       春雨迷蒙,如邀而至,叩开诗人的家门,六位姐妹迎将出来,风姿卓然,神采纷呈,一一握手相识。酒逢知己千杯少,红花还要绿叶扶,参加家宴的还有,才情四溢的五位诗人、画家、书法家。酒过三巡,孙超成,华思敏捷,出口成诵,醉若诗仙貌。杯光壶影,没有血缘的兄弟姐妹,共同生活在一座美丽的滨城,因文学艺术、书画艺术结缘,因孙老的人格魅力相聚——他身上有一种长兄如父的仁爱,令人产生亲近感、安全感,在当今人情冷漠的社会中,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啊。


       三度应邀,参加孙朝成朗诵诗集《伟大的钳工》研讨会。《乡土诗人》副主编杨铁光允许我带几位爱好诗歌的文友一同来赴盛会。我是这样发出邀请词的:你想成为快乐的写作者吗?请来参加孙诗研讨会吧!


       走近《伟大的钳工》,感受朗诵诗的魅力。这部诗集,具有“史诗”的特质与内涵。孙老,以军人的豪迈与忠诚,抒发对祖国的热爱;以商海弄潮儿的敏锐,关注改革开放的经济进程;以诗人的浪漫情怀,礼赞毛泽东、邓小平一代伟人的千秋功绩——毛泽东从韶山走来,到南湖红船定乾坤,新中国诞生,中国人站了起来;邓小平从江西小道走来,修复国家机器,牵引时代列车,强国兴邦,中国人富了起来。五个专辑,异彩纷呈:伟人风采,指点江山;圣地抒怀,激扬文字;山河礼赞,坚守信仰;生活放歌,大爱奔腾。纵横捭阖,谈古论今,孙朝城的才情、胆识、阅历,彰显无遗。


       孙老说,诗歌在各个时期的作用,就是鼓舞士气、润泽心灵。孙诗,以极大的历史信息量来承载当代诗歌的丰盈内涵;以刻录时代发展脉络为己任,以定格改革进程中每一个闪光时刻为荣耀;以雅俗共赏的语言风格,来熨帖读者悦纳诗歌的情感。因而,孙诗,拥有众多用心来体会诗歌的友人。


       诗意栖居,快意人生,传递快乐,始终是孙老创作的主格调。诗品,即人品。孙诗,不是写出来的,是从胸中流淌出来的。致友诗,诗词唱和碰撞出人性善美的华彩;爱妻诗,沐浴幸福尽享爱情的浪漫蕴藉于诗情画意中;赞儿诗,虎父无犬子的骄傲跃然纸上。让诗从纸上站起来,站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坚强,站出盛世中华亮丽的气象——用形象化的语言阐述诗歌创作的原则;用信仰为语言淬火,让当代诗歌挺起脊梁,让当代诗歌插上翅膀——意象鲜明,音韵铿锵,提高了诗歌的感染力、震撼力。


       聆听高山流水,沐浴春风化雨,不仅仅是中国诗坛的盛会,也是葫芦岛文学界的幸事。孙朝成,这位被友人戏称为“葫侨”的诗人(北京人来葫芦岛买房定居),坚持民族诗歌的传承,把诗歌视为生命的有机成分。他说,诗歌,不是高高在上,也不是踩在脚下,而是放在心间。


       传递快乐的人,常常是善于发现快乐的人。走近《乡土诗人》作家群,使我深深体会到“老人是宝”这句古话的含义。老诗人们,享受驾驭诗歌语言抒发爱国激情的快乐,并把这种快乐传递给走近他们的人。快乐传递,不仅仅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难得的爱心。贴近草根,广交善缘,诗歌下酒,笑谈人生,早已成为孙老以及杨铁光为首的《乡土诗人》作家群的生活常态。


       孙诗研讨会,没有板起面孔的说教,没有一言堂的窒息。群情激扬,各抒己见:批评多了几分调侃,赞美多了几分风趣,诙谐幽默笑声迭起。午宴上,斗酒诗篇,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一群快乐的老顽童,争抢一个麦克,你方即兴赋诗一首,他又登场献歌一曲,频频举杯喝彩,掀起浪潮阵阵。置身其中,恍若如梦,人生原本是这样功名利禄皆抛却,自由自在赛神仙的啊。


       孙诗,大处落笔,气吞山河;小处着墨,儿女情长。爽声大笑,尽显豪放本色。谁走近孙老,谁就会走出忧郁、走出自闭,走向阳光,成为一个快乐的人。谁走近孙老,谁就走近了《乡土诗人》这个卓越超拔的老作家群,他们用智慧的人生书写华美的诗篇,用淡泊名利的心智豁达青年人的心态,用博爱的情怀涵养青年人的诗文雅趣。


       快乐会传递。走近你,我变成了一只快乐的小鸟。无以言表的幸运。最后借用网络上正在流传的一篇微博,聊以表达走近快乐大鸟的谢忱:

   如果这一生我可以有999次好运,我愿意把997次都分给你,只留两次给自己:一次是遇见你,一次还是遇见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