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语文教师的成长之痛

       


    身为一名语文教师,我是幸运之人。教学工作之余,致力于《葫芦岛本土文学阅读欣赏读本》的研究与开发,被葫芦岛市文联举荐,去辽宁文学院“第四届新锐作家班”进修。深得高海涛院长、郑晓凯副院长的赞赏与鼓励,使我真正意义上走向语文教学与文学创作相结合的道路。


 我深信:只要播下文学的种子,终会收获甜美的果实。课余时间,于几家文学教育网站,以文集或博客的形式,撰写小说、散文、教学随笔、文艺评论,探索语文教学与文学创作相互促进之路径。我的教学随笔集《像花蕾一样的等待》,以其清新纯美的文风,来源于校园生活,贴近学生的精神诉求,在文心出版社征集适合青少年阅读的原创美文书稿活动中,由700多部书稿中仅仅遴选出20部,幸运地脱颖而出。已于2012年3月全国新华书店公开发行。


 多年来,我积极倡导“本土作家进校园”活动,致力于把本土作家的作品编入“校本教材”,奔走呼号,得到了市文联、作协的鼎力支持,也赢得了各级领导的赞扬。虽然,我仅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语文教师,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认领这样一份苦差事。但是,校园文学沙漠化的真实状态,促使我总想撒下一把文学的种子,营造区域文化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本土作家笔下的山水、风物、人情,贴近学生的生活、阅历、感受,更能拉近与学生情感的距离,更能在学生的心田上扎下根、长成树、开出花、结成果。


    


 然而,在运作过程中,这颗智慧的果实,被一位炙手可热的人物所喜好,想用来增添他自身头上的光环。出于教师人格的本真,我是个不媚权贵的人,骨子里有股子硬气,极为较真,一是一二是二,刚直不阿。那人恐吓我:“今后,你还想在本市文学圈里混不?”并把我是“本土作家进校园”发起人的身份从主持词中删除掉了。他口口声声地说,除了在揭牌仪式主持词中,不能点明我是课题的发起人之外,其他任何场合都给予承认。我好生奇怪,反问他:“为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不能拿到太阳光底下晾晒呢?”


 周建新(系葫芦岛市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骏马奖”得主,因成绩卓著,上调省城,时任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得知情况后,再次实事求是地承认这是我的课题成果,再次赞扬了我为本市文学界及校园文化联谊建设所做的贡献;并建议我变通一下,在发起人后面,加上“之一”,关照更多热心于本土作家进校园的人的感受。我采纳了。


 那句恐吓,我当成了笑谈,一笑而过。不成想,那人果真能量巨大,我这位本土作家进校园的发起人,差一点被采用我课题的学校从进校园的本土作家名单上除名,中伤我的理由是我不是省作家协会会员。继而,我这位葫芦岛市作家协会理事,却没有资格出席本市的文代会。


苍天可鉴,我写作上的成果早已达到了申报省作家协会会员的资格,只因为不慕虚名,也就没想用这道光环照耀自己。料想不到,成了跳梁小丑构陷的话柄。我只有申报上省作家协会会员,才能雪今日之耻,士可杀不可辱。


   


 人跟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这句台词,烛照灵魂。网遇某校领导,他是知道我的,我却不认识他。他问我在忙什么呢?我告诉他,在准备申报的资料。他又问,需要帮忙吗?我正愁没有设备下载、打印已发表过的几十万字文学作品。他二话没说,一口应下,百度到我所在的三个文学网站,五十年不遇的炎热高温下,命属下搬来两箱纸、四个硒鼓,开机工作。我不知道他的办公室里是否装有空调,三伏天里为他带来一丝清凉;但是,我知道他的这分热度足以融化人与人之间心灵深处的坚冰。


  不日,打印好的文稿,从百十里外的学校,捎到了市政府某办公室。拆开沉甸甸的包裹,三部文集分别装入三个文件袋,每篇文章独立装订,页眉处显示文学网站的名头,页脚处附有点击率、评论跟帖等,文稿部分排版整齐、字迹清晰,不仅打印技术专业,更是凸显良苦用心。一声谢谢,不足以表达谢忱。


 自古,文人相轻,不争的事实。一位女作家的名字上了中国作家协会新会员公示榜,另一位同城女作家电话揭露其书号有挂靠剽窃之嫌疑,名字被除。得知情况,周主席出面奋力帮其申述、澄清,已无济于事,中国作家协会告知她等下一年度重新申报吧。前车之鉴,卧薪尝胆,我不敢声张申报事宜,以免小人作祟。漫长的等待,终于收到了文友发来的祝贺,让我去辽宁作家网看2011年新会员公示名单。眼见为实,白屏黑字上有我的名字,悬着的心仍不能落地。一切充满变数,我仍需保持沉默,直到再无变数为止。卑微如一粒践踏入泥的种子,逢春发芽,染绿了眼睛,成长为文学田野中的一抹亮色。


 第一时间,给帮我打印文章的朋友致谢。他说:“等你申报晋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时,我还帮你下载打印。”第一时间,我向葫芦岛市作协冷舒主任致谢,感谢她给我写推荐语。第一时间,我给周主席留言,感谢他在申请书上签名推荐。第一时间,我向校领导汇报被辽宁省作家协会吸纳为新会员的喜讯。


由于认知上的不同,有个别领导不以为然,反问我:你加入省作协对学校有什么意义吗?我回答:身为锦西工业学校的一名语文教师,无论是教育教学上取得的成果,还是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就,都是教师职责本分之事。每位教师与学校荣辱与共——教师以校光为荣,学校也应该以教师为骄傲啊。


   


 周主席低调去辽宁省作家协会上任副主席一职。朋友转达了他对我的评价:“纯真、正直,有才气。”五十而知天命,仍葆有一颗纯真之心,得益于校园这片净土。表现在遇事没有心机,生活在一种纯然的状态,纯真到近乎傻气,时常遭人暗算、遭人讥讽,而浑然不知就里。正直,是立人之本,“发起人”身份之辩,仅仅证明教师之品行——疾风劲草,别有滋味。一名语文教师,如果有不畏强暴的勇气,必定可以在绝处逢生,激发出顽强的生命力与文学创作力。


 天理是公正的,缘于一颗纯真的心,跟许多良师益友结下善缘,这是前世今生修来的福分。周主席一向严谨,从不轻易表态,能得到他如此之高的评语,更坚定了我自身的价值取向。有才气,是当之有愧的,只是较他人勤奋一点点儿,经历磨难多一点点儿、多读了几本好书、多写了几篇文章而已。


 与校园文化同呼吸,与学生一起成长。无论日常教研室的工作多么繁杂,我坚持做到“三个一”:每日一读,无需长篇名著,精美千字短文即可,文体不限,积沙成河;每日一记,无论是纸本日记,还是网络博客,记录成长足迹,感悟校园生活,信手拈来,皆成文章;每日一说,针对热点新闻,即兴演讲,见解独到,自由表达。三个一,读是前提;写是根本;说是升华。


 


历史学家范文澜在自己书斋中悬有一联:“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用以自勉。我以亲身成长经历告诉同学们:职专的学习生活,承上启下,是由少年到青年的过渡期。应该是春情萌动的华美乐章,应该是蓝天里自由自在的翔梦。退去年少无知的蛮荒,步入春华秋实的葱茏。由背诵他人的名言警句,到“我手写我心”的情感抒发,这是一个由量的积累到质变的渐进历程。无论你的梦想多么美好,只动嘴不动手,或者半途而废,结局将是一无所获;只有耐得住寂寞,目标坚定,勤于耕耘,写下的是永恒,成就的是未来!


 除掉虚荣与烦恼的意念,放下得失与躁动的心,营造一个春风化雨的人文环境——“人”的构造是相互支撑,没有支撑就会倒下去,人人需要从别人那里得到一点点儿的认同与肯定。探索语文教学与文学创作并行之路,不仅升华了教师自身的人生境界,也让校园里充满了厚重的人文气息。二十多年来的埋首耕耘,教学相长,才使我成长为一名具有省作家协会会员资质与高级讲师职称的语文教师。四季流转又一年,翻过收获的一页,今后仍将致力于《葫芦岛本土文学阅读欣赏读本》的研究与开发……

《一位语文教师的成长之痛》有2个想法

  1. 江苏张悦群向您致敬!hj-z@163.com[quote][b]以下为杨慧·海韵的回复:[/b]
    我婆婆家是江苏了,咱们算是老乡呢;今后,相互学习![/quote]

  2. 《新课程》G4纯教育类刊物,全国公开发行,中国知网,龙源期刊网等各权威网站全文收录,三号齐全,全国各大邮局均可订阅。
    且有省级报刊可发表,CN刊号,出刊快,费用低,全国公开发行,知网全文收录。
    咨询QQ:309320095,手机:18310276099
    责编:张焕君,诚邀各地区实力代理合作
    投稿邮箱:zhanghuanjun2008@126.com(注明:姓名,单位,电话,Q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