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25°咖啡情

      这是一个气候极端异常的冬季,数十年罕有。天寒地冻,大雪助虐,截至4日,欧洲各国共计确认冻死者超过260余人,灾难还在持续。6日,安理会上,中国、俄罗斯投反对票,暂缓了列强颠覆叙利亚的脚步。当下,霸权者的贪婪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莫须有的罪名,发动一轮又一轮的战争,无外乎为控制或掠夺战略资源,殃及数以百万计的无辜平民。离乱与无助,亦如不加糖的苦咖啡,生生地将那份悲摧浸入骨髓。

 庆幸,生活在强大而祥和的国度,远离战争,远离冻馁。雪花飘过,蜗居温暖的小巢,怀想时光的流淌。寒冷聚集在玻璃窗上,宛如心中的温情,越来越厚,阻隔了外面缤纷的真实世界。于沉香中找寻一份快乐来愉悦自己,那情那景虚幻得如此隽永,却不曾填补隐忍的孤寂。记得曾有余墨还残存着丝丝温度,翻检出来,懒散地数着字里行间的欢颜,却只见斑驳的热情亦在冷风中发抖。


 漫天雪舞,巧然构筑一个神奇的童话,亦真亦假徜徉其中,转眼间,身边的一切变得鲜活起来。人只不过是自然界的一根苇草,是大自然最脆弱的生灵,正因为如此,生命的互动何其重要?


 玩一把穿越,重回那个冬季。夜幕低垂,嘴里呵出的团团热气,居然伴有咖啡苦涩的幽香,袅袅地在冷风中飘向霓虹。像是一缕若即若离的情意,淡淡的却令人觉得很香醇,甚至令人着迷且为之疯狂。盼着伊早早地出现在视线里,哪怕在御寒的层层包裹之下,只露出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对视中来一次精神瑜伽,从谷底到峰巅,从冰点到沸点。


 渴望一份纯粹。约好去那家咖啡屋,一个时尚热烈的名字,在冬季里,让人钟情。选择它,旨为期盼的心理指向被暗示,拥有一份热情与温度。这个世界充斥着悖论,超凡的情愫若是用世俗的眼光来界定,大相径庭。品位咖啡的心情简单而美丽,在浮躁的现实与心灵之间寻找一份平和与淡定。


 屋里,暧昧氤氲弥漫,羊皮灯射出暖融融的光,呷着25°咖啡,喜悦倾刻写在脸上,生命历程中曾经浓得化不开的辛酸被稀释,身心浸润着香甜。沉潜于如水的音乐,漫溯一段往事,吟咏一份真诚,书写一份感动,定格一份永恒。辩证人生,没有体验过痛苦与忧愁的人,就不可能享受到幸福与快乐。


 夜色拥抱着我们的灵魂,雪花飞扬,埋葬尘世的离乱。世界是由矛盾所构建,是文明与野蛮、高贵与卑贱、奉献与索取、真诚与虚伪的较量。把黑暗拒之门外,温情在咖啡的香浓里蔓延,自如而散漫,纯真而淡然,体验那份与窗外的喧嚣如同隔世般的宁静,似乎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享受浪漫写意的韵味人生。

 蓦然回首,夜已阑珊;不羁的灵魂,相偎取暖。坦然接受生命进程中一次又一次的寒流侵袭,每一次涅槃都是一个新生的起点。咖啡浓浓,真情绵绵,牵怀切切。慨叹世事无常,无需虚拟一个媚俗的风花雪月故事,生命的华彩璀璨依然,风中的雪花洁白旋舞。祈盼这个极端气候的冬季早日结束,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恒定于25°咖啡,哪怕是在隔屏编织一个美丽的童话,用博爱与和平来抵御寒冷。

这个冬天不再寒冷

     一条幽暗的简易隧道,四壁由粗陋的石板搭建,棚顶稀疏处时而漏下一线光亮,隧道上方是一条铁路线。我踩在水湿凸凹的石板上,走向更遥远的幽暗,不知道去往何方。走着走着,石板路前变成了一条河,正有两条一米多长的大鱼,迎着我走来的方向。伸手想捕捉一条,鱼头一百八十度掉转,向远处游走……

    我只好调头往回走,看到一把竹枝捆扎的大扫帚,拾起来举着,在临出隧道口的时候,又把它丢弃于石壁下。我不知道,种种意象隐喻着什么?


    来到窗前,观赏我家养了多年的四条锦鲤,是它们陪伴我度过了山不在家的半年时光。每天早晨,我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鱼儿投放食料——鱼博士牌,增色极品,添加了抗病因子,营养均衡,促进生长。有人说过,鱼儿的眼睛是看不见东西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谬误,因为每当我走近鱼缸时,鱼儿们就迎将上来,整个身子直立在水中,鱼嘴冲出水面,来接我撒下的食料,鱼尾在水下立体摆动,姿态翩跹,像水上芭蕾的舞女。


    是人通灵了鱼性,还是鱼通灵了人性,我不知道。最新的学说,颠覆了人是从树上走下来的,更多的声音认同人是从大海里走出来的。每每观赏直立游动的鱼儿,就会联想起刘兆林的一部精选散文集《和鱼去散步》。评论家写道:《和鱼去散步》也总会让我有另一层的误读。人类毕竟是总鳍鱼的子孙,和鱼去散步让人类返璞归真的冲动和欲念。在追求自由、崇尚进化的途程上,人类却违背了原初走出深海的梦想,直立行走的同时,又绑束了许多欲望的桎梏,自由与枷锁几乎同时施与了人类。闲庭信步,洒脱率真,无忧无虑地徜徉在自由灵动的空间中,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的境界。人的身心被全部地置放在物我同归的地方,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和鱼去散步》体现出人与自由生命的极度和谐共享,也更多地有着道家的神采和风韵。


    心情不错,喂完鱼,出席一个婚礼。新娘原是我结婚时住过的对门,那时她是一个刚刚扶着床头学会站立的幼儿,时常无缘无故地哭闹不休,搅得四邻不宁。弹指二十几年过去了,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据说,新郎是新娘父亲家乡同一个村庄里的孩子,如今与新娘的父亲同在一个学院,是一名具有双学位的飞行员——想象这个农家的男孩,小时候该是何等地羡慕新娘从军的父亲,每逢过年过节携带城里的爱妻娇女衣锦还乡的喜人景象啊。当今,又一个轮回,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回嫁给乡野里飞出来的男孩。


    离开爱人的自由,心灵无处着陆,寂寂的。给山冲足了话费。他的手机因为欠费,又遭遇电信网络升级,暂停充值业务,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无法接打电话了,只能在静默中等待网络升级的完成,时空在进入2012年元月的第一周,相隔千里的人儿出现了跨年度的留白。我不知道他此时此刻身在何处,两小时后仍不见其回音。于是,电话打给公婆家,不会说普通话的公公接的电话,我问山到家了吗?公公哇啦哇啦地想跟这位不懂越语方言的儿媳沟通,我也尽量把普通话说得慢一些,终于公公听懂了大意——他们的儿子或许就在今天出现于他们的面前,住几天之后才能返回东北,回到我的身边。


    放下电话,我在思忖一个问题,乾儿会不会也娶回一位语言不通的儿媳来?他是学俄语专业的,很有可能出国深造,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包括异国恋情。这或许就是钱家人的门风。十九点四十五分,山打来电话,平安回到父母身边了。电话里,我赞扬年近八旬的公婆都是聪明好学的人,都在尝试说我能听得懂的话,源自于彼此想交流信息及情感。叫一声爸爸、妈妈,公婆是听得懂的,这个冬天不再寒冷。


    遇到一位网友,原本素不相识,却能到处托人,想帮助我解决难题。相互信赖是基础,秉承对朋友的一颗真诚的心,分享两个好消息。他说:看来,有些事情都是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的。以你对儿子付出的母爱,相信他会有很好的运气的。磨难都过了,前面就都是曙光了。但愿,2012乾儿好运连连。


    感谢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刻,给予最真诚的关怀和安慰,一路陪我走来。真有劫后余生的感慨,不敢回首那些痛不欲生的日子。当下的某些大学,存在着很多弊端,不好好引导管理学生,放羊、不作为,无异于谋财害命。本该阳光灿烂的大学生活,使不少学生在暗无天日中度过,差一点断送掉美好的前程。殊不知,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天啊,天塌了,谁人能承受了这人祸?新北方就曝光过某校园浴池里设有麻将包房;校园里有一条“保研路”,女大学生遭遇不法之徒的强暴后,学校不要她声张,而是被保研……由此可见其混乱、害人不浅。不久前,一位在读的女研究生跳楼自杀了。或许是血的代价,才换来新政策的通过。


    人心浮躁,对社会愈来愈失去信心。不良的社会风气,就连学校这片最后的圣地都给污染了。据统计,省级许多高级官员就毕业于这所大学,无形中助长了官僚作风,致使某些校领导有恃无恐。还好,还有没完全丧失人性的人,出于人性的善美,书记、导员、系主任、任课教师,都在尽心竭力地帮助学生排除心理障碍。处长人也不错,没有收取一分钱的贿赂,就把新政策通过的好消息告诉我们了。要是,其中任何一位昧着良心,都有可能从抓根稻草救命的家长手里蒙骗走一笔不义之财的。一切都过去了,伤心绝望的2011。崭新的2012,还是得相信这个社会是善良、是可以相信的,心里感觉很温暖。


    危难见真情。不善于交际不重要,人只要真诚就足够了。或许,日常中的交往不是十分亲密。但是,认定的朋友,永不言弃。比如,在一个文学网站里,文友们热情地评论我的文章,我却因为病痛,很少去回应。几年如一日,坚持把最新最好的文章发过去,就是对网站文友最好的回馈。理解,不理解,已经不重要。很多时候,我也在默默地关注文友,只是没有跟帖子——默默无语,恰恰蕴含着一种更深情的热度。


    为什么现实中不愿意应酬?太俗。网络上,也是如此。在淡定之中从容,就是我目前的心态。生命是宝贵的,幸福要自己把握。时刻提醒自己,要开心,要快乐。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就好。开心快乐每一天,身体就会好,是对自己和家人最好的回馈。能活出这样的心境,是个进步。


    窗台上摆放着两个鱼缸,一缸里有四条锦鲤,一缸是困好的水。我用渔网把鱼儿捞起,迅速地运送至困好水的鱼缸里。离开水的鱼儿在空气中的渔网里翻腾跳跃,我用手掌轻轻覆盖着,以免它们挣脱出来,掉在地上,失去性命。渔网一翻,鱼儿们一头扎进新鲜的水中,又迅疾地浮出水面,摇曳着长长的鳍,追逐嬉戏;时而凸着嘴巴,吞噬鱼缸壁上绿色的水藻;时而呈立体姿态,吐着水泡,像是答谢主人的善待。换下来的一缸混浊的老水,用来浇灌几十盆花花草草。


    前些时日,发现一条红色锦鲤,先是由尾鳍变白,既而发展到全身,最后通体渐变成白色,只透出脊骨的一道粉红。原以为它生了白毛病,将不久于世,没成想它的鳞片整齐闪光,一对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越发显得精神,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是基因突变,还是环境影响,不得而知。锦鲤本该生活在广阔的池塘湖泊里,才能得以繁衍生息。遗憾,困顿于狭小的浴缸里,三条红色的锦鲤,伴着这条白色的变种,成为一道神奇的景致。


    窗外飘着2012年的第一场雪。马秋芬在《著名作家刘兆林印象》中说:看着他的书,不由自主就随他一同和鱼去散步。和鱼去散步其实是看鱼嬉戏。他的心如同在静谧之下,能听见雪的吱吱叫声一样,他能听到鱼们的歌唱。能听懂鱼类的音乐,是懂得虚静和恬淡的人,需要一份萧然物外,自得天机的境界,还需要将心打扫得和鱼一样干净。


    人世间感动万千,这只是其中的一种——《人到四十》第34集,病危中的高星捐出了眼睛角膜,一只献给心灵美丽的医生,一只捐给一名中学生。高星对华硕说,当我想到我的眼睛,可以在你的身上活下去,我突然就不那么怕死了。于是,他的精神生命在光明之中得到了永生。一个闪光的念头跳上心头,假如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也要把有用的器官捐献给医学事业,捐献给需要救治的人们。

守候,新年钟声

    一个人,独守岁尾——山仍远在东航服役,乾儿期末考试在即。夜深人静,点亮所有房间的灯,营造一个辉煌的氛围,斟一杯自酿的红葡萄酒,对着屏幕摇碎一帘幽梦。谛听窗外,礼花炸响,绵延不绝,想那寂静的夜空不再寂寞。暖气的温度抵达不到神经的末梢,腿脚冷的生疼,烧一盆热水泡泡脚,暖流传遍全身;然后,穿上一双红色生肖图案的棉袜,寓意新的一年走鸿运。坐在电褥子上,披着山的棉袄,嗅着他的气息,观看央视元旦晚会,守候新年的钟声。

    空巢的半年时光,使我体验到留守女子郁结于心的怨尤,感知自古以来女子望眼欲穿的情愫,无论是结绳计日、数豆计天,还是纳鞋底、纺棉线,聊以打发漫漫长夜,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我也买回三斤毛线,想像着织一条长长的披肩取暖,总是不尽人意,织了拆、拆了织,不为别的,只为手里有点儿营生。平淡如水的日子伴随着无聊的肥皂剧,缓慢地流淌而过,偶尔有零星的皂泡炫目的虹彩,终经不起理性的触碰而破灭。烟花过后,已不值得再去回眸点数。


    盘点2011年,最值得庆贺的是,山顺利晋升为副军级;乾儿在制造恐慌之后,迷途知返,浪子回头金不换,且喜待他功德圆满地完成学业吧。翻检记忆,拾掇起几许令自己闪光的贝壳:“本土作家进校园”的课题,落地生根于曙光小学这块沃土;《教书育人》《鸭绿江》《芒种》等杂志期刊相继发表了几篇文字;当选《中华语文网》官方网站“语文名师”,当选《教师博览》官方网站“学者名师”;教育教学论文荣获省级二等奖,岗位工资排名姑且在六级之中;申报晋升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本,与工资、职称不挂钩,不看重这些名头,从来没有想过要戴上这顶帽子装光扮酷,却不料因为它的缺席而蒙羞,成为别有用心者诋毁的话柄。无奈之下,填表、打印、下载,逾二百万的文字,撑足了底气,聊以佐证不是浪得虚名,权当是回敬伊一个响亮的巴掌(偷笑)。


    位卑言轻,耕耘大于收获,嫁衣做了一件又一件,终没有一件穿在自己的身上,脆弱的神经经不住世态炎凉的琢蚀。世界风云瞬息万变,未等细细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咸,面目早已被风干。有诗云,今夜星辰非昨夜,绵绵思尽立风中;西轩宛转歌声断,旧事难寻梦也空。还是小心地把记忆封存于心底吧,让那份感怀的恩泽,温润寂寥的长夜,悄然地填充无聊的虚空。


    时光匆匆催人老,不管太阳与月亮的手拽得多紧,终不肯停下斗转星移的脚步;不管人类如何追求永恒,越走越长的是道路,越走越短的是人生。思想几度飘零,心灵深处几度沦为沼泽。强忍着停下匆匆的脚步,艰难地回头张望泥泞处深深的心辙,成熟的自己为何显得如此干瘪?时至今日,看到伤口一点儿一点儿地愈合,疤痕不再风雨阴霾的日子里隐隐作痛。恍若昨日,眼睁睁窗外的晾衣绳被别人霸占着,自己只好穿着湿衣服站在阳光下,是怎样的一种与世无争,处变不惊?然而,心在滴血。


    坦然磨难,独自恪守,心胸坦诚。尽管这种人生的哲学有些迂腐,却很好地保护了一个内心世界不怎么坚强却仍想挺立着的灵魂,使她不受病毒的侵害,使她灵魂深处完整的思绪不被阉割,身边龌龊的毒瘤不会被嫁接,更不会令其恣意生长。也许这会被人看作是懦弱,但我却把她看成是自我疗伤的休养,一种不合时令的蜇伏。


     2011年最后一夜的窗棂上生长出美轮美奂的冰花,恰是送给“羡慕嫉妒恨”女人的嫁妆,谁把它戴在头上,谁的幸福就会烟花绽放般飞灭。华丽转身,送走烦恼迎来开心,送走压力迎来健康,送走失意迎来顺利,送走意外迎来平安。明天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不再为所得沾沾自喜,不再为放下悲悲戚戚,把一个崭新的自我,交付给东升的太阳,完成凤凰涅槃的辞旧迎新。希望,仍坚守在寒冬中向我招手,起航2012年,实现乾儿的美好心愿,做成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撕下最后一张日历,掀开2012年的红盖头。清晨,睡梦中醒来,呼吸的是2012年的第一口新鲜空气;拉开窗帘,承接2012年的第一缕阳光的恩泽。我想做一个温暖的女人,脚踏实地,平凡但不平庸,不求大富大贵,只求简单快乐地生活;我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追求完美,进取却不虚荣,保持阳光心境,为生活添一分亮丽;我想做一个恬静的女人,谦逊平和,有人疼有人爱,健健康康地活着。调试手机,进入倒计时,54321(我死想爱你),悠扬的钟声响起,全世界的节日,祝福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冬至,红泥煮雪

长梦黑夜,一缕光洒在心间,为冬日凄凉添一份冷寂。独坐窗前,看冰花爬满窗棂,悠悠然然把夜色隔在外面。烛光摇曳,心亦摇曳。飘渺中,传来温馨的歌声:你那里下雪了吗/面对寒冷你怕不怕/可有炉火温暖你的手/可有微笑填满你的家?


无可名状的感动弥漫全身,心雪顷刻被温情煮化。纷扬飘洒的思绪,插上了思念的翅膀,飞往林海雪原的故乡。童话般的原始森林中,有四个拾柴火的小姑娘,拉着雪爬犁在林间雪道上滑翔,撒下一路笑语声声。夜晚,全家人围坐热炕头,一盆杀猪菜,热气腾腾。爸爸故作癫狂,拿白居易的诗句来调侃家人: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妈妈微笑,小姐妹躲闪着酒杯。转瞬三十载,话说《红楼梦》里妙玉煮雪烹茶的妈妈,九年前去往了天国。我也成了一支风吹雨打的浮萍,流离异乡谋生。不堪“煮雪问茶味,当风看雁行”的风雅。当今哪里还有不带任何功利目的清雅超尘之士?


悠悠我思。翻阅枕边书,林清玄的《煮雪》映入眼帘。这是个极度浪漫的传说。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词情诗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才能使人微醉。倘若情浓,则不可以用炉火,要用烛火再加一杯咖啡,才不会醉得太厉害,还能维持一丝清醒。年轻的恋人们则可以去借别人的“情雪”,借别人的雪来浇自己心中的块垒。如果失恋,等不到冰雪尽溶的时候,就放一把火把雪屋都烧了,烧成另一个春天。


煮雪问禅,心境清明,获得开悟的意境。红泥煮雪这样风雅的事,可遇不可求,只能留给知己共享。星光幽幽,屏幕闪烁,跳出一个久违的动感画面。霎时,冰冷的脸颊被一个遥远注目,触燃了心灯,泪也跟着升华。全部的激情在雪夜中打着旋儿,谁在吟唱抒情的小夜曲?泪珠点点滴滴攒聚于手心里,随着体温的蒸腾,醇厚的酒香飘出来,酩酊了冬夜……

我的爱就是你

    有位同事告诉我:外面来了三位军人,是来通知老虎死了……

    她为人处事十分尖酸可恶,心里满是“羡慕嫉妒恨”,从前欺辱过我。我不相信她的话,但是也不敢出去见那三个军人,害怕是事实。


    我立马想找出老虎的电话,衣兜里掏出三部手机,要么黑屏,要么没电,仅剩的一部怎么翻也翻不出他的号码——我记住的号码他在外地停用。我心里也明白,这可能是个骗局,即使找到了,我与他的电话也可能被控制(占线)了,打不出去,反而暴露了他的电话号码。想到还存储了一个处长的电话,也是没有翻出来。就这样被惊醒了,心突突地跳。


    从前听老人讲过,梦是相反的。少年时代,吉林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山村里,寒冬腊月里发生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一个深夜,一位儿子半夜梦到自己的父亲死了,来不及披衣穿鞋,赤脚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的养牛棚去看望父亲,结果父亲活得好好的——儿子留下了孝敬的美名。


    我也知道梦是相反的——说明他更健康、更长寿。但是,潜意识里有一种恐惧和不安,害怕失去他。不敢打电话证实,短信给老虎,还没等我放下手机,他立刻就回电话了。听到他的声音,我的心就落地了。我只告诉他做了一个与他有关的梦,惊醒了,千叮咛万嘱咐他保重好自己。不要去拥挤的公共场所,逛街时带一条湿透的棉质毛巾,看好安全出口,以防火灾等不测突发事件,及时安全逃生。周末可去附近的公园转转,别去偏僻处,在空旷地段溜达溜达……


    没告诉他梦的具体内容,他是南方人,怕是不能理解北方的习俗,以免造成心理阴影。听到他嗓音有点儿沙哑,他说有点儿咳嗽,立刻叮嘱他周一去医院,彻底检查一下肺部——他在家时,半夜熟睡中就咳嗽的厉害,而自己却不知道,我是听在耳担忧在心的,多次敦促他彻底查一查,他都以工作忙而忽视了。


     梦说破了,当事人就没事了。于是,点开博客。跳出消息,健康赢台博友发来音乐《健康歌》,一边敲打文字,一边听。突然一首《老公老公我爱你》,字字句句都是我的心声: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个好身体;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事事都如意;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有力气;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我们不分离……


    这首歌被谢雨欣演绎的糯软似蜜,甜甜地流淌过每一个幸福小女人的心田,虔诚地双手合什,祈祷佛主保佑,心爱的人健康长寿,一生一世恩爱相守不离分。想收藏这首歌,很遗憾,没有搜到。明明知道,老虎不会点开我的博客,或许看不到我的文字,也听不到我的心声,但是,我仍然要说:我的爱就是你!

少看一集又何妨

    孤寂的夜晚,洗尽一天的疲惫,身披棉被独倚床头,捧一杯热水,给自己取暖。电脑里播放着李娜的《曾经的最美》,凄婉哀怨的旋律,述说着一颗赤裸苍凉的灵魂,悲伤绝望的词语: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要不是痛彻心扉,谁又记得谁?真实已粉碎,人事已非,还有什么最可贵?

    人就是奇怪,没时间的时候,争分夺秒惜时如金;有时间的时候,大把挥霍无所事事。没条件的时候,创造条件;有条件的时候,散淡慵懒。那时,山最不喜欢我做两件事——看电视连续剧和深夜写东西。最不能容忍我会沉迷其中,走进剧情,进入角色,无端伤悲,回不到现实生活中;写作也是如此,进入特定情境,呕心沥血,思绪纷扰,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家不是家,妻不是妻,多愁善感得像个林妹妹。山不惧怕眼泪,但最怕我病倒,时而好言相劝,时而强行拉我散步,杀手锏是贬损我一文不名的文字,令我汗颜羞愧。偶有反思,何苦来着,爬格子有损健康,码不出遮风挡雨的高楼大厦。


    终究,我是一个抑制力薄弱的人。目前,失去山的监管,没有老人孩子的羁绊,时间充裕得很,八小时之外,想念亲人,牵挂儿子,不能宁神写作,就以看电视剧打发时日。每当双休,朋友、同事阖家欢乐,一个人的时光,像路灯下的影子拉得悠长悠长。给自酿的葡萄酒过滤,按照京城李大妈的美容保健视频,泡制红枣、玫瑰花酒,企盼消除掉脸上的“地图”。按照养生堂秘方,熬制一锅薏米燕麦山药粥,冷藏起来,早晚热一碗,增强免疫力;去中药铺抓来葛根、山楂、牛蒡子、枸杞根(地骨皮)、丹参,各三克,泡水饮,降压……


    杂七杂八,五花八门,胡乱地调养身体。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睡眠。电视连续剧,剥夺了我的睡眠。周末在家,喝茶寡淡、吃饭无味、聊天无趣、织披肩(买回三斤线,想象着织)。明明知道看电视、织毛衣,坐得太久,腰背酸痛,下肢冰凉,最是伤身体,却不能自控。一集接一集联播,转眼又过二十三点了,强迫自己赶紧上床、关灯睡觉,精神亢奋,难入梦想。闹钟响,起床上班,像是大病一场,头晕脑胀,昏昏沉沉一整天。这时,不去追悔已粉碎,不去追悔已憔悴——少看一集又何妨?


    戏如人生,繁华过后,一捧沙;生命不再,一切都是枉然。入夜,端起酒杯,苦涩难以下咽,顺手放在餐桌上。翌日,搁置一夜的葡萄酒,色泽依然鲜亮澄澈,呷一口入喉,酒中的苦涩奇迹般散尽,剩下得是酸酸甜甜的酒香——苦涩转移到红枣里面去了。这是无意间的发现,其中似乎蕴藏着哲理,否极泰来,祸福相依,一时难以用语言描述。青花瓷赞道:思想在美文中沉沦,醉的不只是心意,还有那掩藏许久的情愫。时间不是抢来的,命也不是争来的,凡事不可强求,遵从自然规律,安放一颗宁静的心,方显人生智慧。


    今晚,一定,二十二点前上床,不为别的,只为健健康康地活着。

心辙,叠成浪漫

雪无垠,亦无际,目光无处落脚,眸里塞满了白色的凛冽。山,去东航调研,要半年之久,一下子离开这根相依相傍二十几年的拐杖,失去了身心上的平衡,总是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即便是每天晚上都能接到他的电话,话虽亲热,几千公里传来,终是被大气降低了温度,长夜孤灯独自寒。


    灵空长叹,一声忧怨飘去,听不到回音,不敢眨眼,生怕迷途的呼唤折道回来,找不到心的驿站。乾,就读沈阳城,学期中途不愿回家,时有叫我起床的短信,温暖一整天的心境,几天接不到他的音讯,心就悬挂了起来,焦虑不安,无处着陆。于是,空巢里的我牵挂着、思念着、盼望着。孤寂的心在冰冷的风中盘旋,尤其渴望着家的温暖。


    日复一日,两点一线,像觅食的动物为生存忙碌着。清晨,顶着清冽的寒风,在路边翘首以待十分钟一趟的公汽。傍晚,舔舐唇边最后一抹阳光,静静地审视眸中残存的信念,感受坚硬的壳里那绽放的复兴,一切都宛若浸在葡萄酒中。放纵思绪,谁人能冲破古老藩篱的魔咒,抹去夕阳于暮色里显现的残红?那么刺眼,那么令人悸动。此刻,无论多么强烈的颤抖,无论多么忿忿的蹒跚,都已显得老朽。


    大风起,降温剧,连续两天的冷雨,携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天迷蒙,雾霾深,国际局势风起浪涌,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卡扎菲死了,次子赛义夫被捕,一个时代结束;下一个国破家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