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私,大爱无言

题记:世界上什么都可以缺,但一种东西是必须有的,那就是爱。人是会死的,但爱不会……


 


世界是多元的,有真善美,就有假丑恶。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历史的发展取决于民心向背,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只有扬起爱的风帆,才能乘风破浪驶向历史的彼岸!


对于官场、官员,有着记者俞洁那样的漠视情感:曾在很长时间内对领导干部持有一种排斥的心态,我不喜欢他们,不喜欢他们的为人,不喜欢他们的外包装,更不喜欢他们打开包装后里面的东西。


为此,上大学期间,断然拒绝了同某大局团委书记的“相亲”,当然也就切断了毕业后分配进好单位的路径。冥冥中感觉官场上的人大都是不择手段、利令智昏、缺失人性地往上爬的动物。怎能把自己的爱情、婚姻嫁接到权力权势之树上呢?更何况这树是会看风向的,是在缺少阳光的夹缝中又力争雨露泽被的,是随时随地有被摧折的危险的。生存的艰难,仕途的险恶,人格往往被扭曲,走向人性的反面。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与其置身于官场的浊流恶浪中载沉载浮,不如退而结网——找个技术人员,凭知识吃饭,踏踏实实造福人类,安于清贫,恬淡度日的好。几十年过去了,远离官场。当官场腐败愈演愈烈,民声怨道时,更庆幸年轻时“幼稚”的决断了。虽然,在日后的工作生活中,有求学、求职、调动等大大小小的经历,有比登天还难的危困时刻,甚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偶尔产生过几许艳羡高官们呼风唤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量。终因坚守了一颗高贵心灵的尊严,无可奈何之后消解了对权力权势的渴望,甘于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平民生活。


 


像排斥官场那样,排斥官场文学,包括改编而成的影视剧等。不愿看那些权力的较量、灵与肉的纠缠。闲暇时光,向以沈从文的《湘行》“绿魇”篇中感悟沈夫人那微笑的魅力;以梁实秋的《雅舍情剪》中体悟“那风筝就好像是载着自己的一片心情上了天……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以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找寻遗失的故乡情结——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


一晃人过不惑,看淡了世态炎凉,看淡了俗世浮沉,看淡了恩爱情仇。把心性沉静在唯美的世界里,偶尔给日报的“都市生活”与晚报的“美文方舟”投递一份悠悠我思,抒发一点淡雅情怀,探询一缕生活哲理,散文情韵,尘缘万象,文海拾贝,岁月留痕。


忽一日,时常翻阅的这个版面,刊登了周建新的《责任的境界——读长篇小说<苍生大政>》。因为对其小说《收获》及《螃蟹》等文的阅读,对作者严肃为文的风格有一定的印象。怀揣着一份他乡遇故知的心态,自然就有了拜读这篇文论的兴致。


文论还没有读完,就打电话过去,想讨要一本《苍生大政》来看看,更想寻找到“奇迹却在我身上发生了,我的情感完全淹没在作品中了,随着作品中人物情感而喜怒哀乐……”的“奇迹”的可信度有几分。周回电:新蕾图书城有售。


就又给《大遣返》的作者蒋志杰打电话,看能否借来他手中的那本一阅。蒋回电仍是:新蕾图书城有售。


两位师长的回绝,着实让我吃惊不小。他们爱不释手,不舍得转借。这是一本怎样的“官场小说”,值得买吗?同版刊出的还有《苍生大政》作者王旭光的自序——《有些东西是不能没有的》。其中有些东西还是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


那是社会的核心地带,那是决定走向、决定质量、决定命运的地带!这个地带的地平线究竟该泛起些什么?


我们告别了英雄崇拜,但是,我们的心里从来就不曾失去过为英雄而置设的圣坛。


一沙一世界,一石一乾坤,肖哲川应该是时代的一个符号、一种图案——脊脉,山的脊脉!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毛泽东赞扬闻一多、朱自清等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思忖文中的主人公该是怎样的一身浩然正气,勇于把国计民生背负在了自己羸弱的脊梁之上?


最后一句是:我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当作为身居庙堂之高的人,仍能怀有一颗对英雄崇拜向往之心时,起笔点自然就在“通天塔”之塔尖上了:最极致最顶峰的便是永远令人肃然起敬的崇高……


 


高度有了,深度何从?


以往的“官场文学”大致有两类:一是,官员写官场,抓住一个个鲜为人知的官场角逐中的尔虞我诈腐败堕落的内幕,为灵与肉、权与欲的纠缠搭建一个“卖点”,应和市场的“猎奇”心理,再以特殊的身份冠以“文学的形式”,成为庸俗大众的消费品。新书发布成功后,又为自己的“政绩”涂抹上一层文化的光芒色彩。


二是,文人所谓的深入官场体验生活,道听途说后的主观臆想色彩极重的精神产品。这种由外到内来写的官场,难以揭开那层虚假的神秘的面纱,更难以触及到官场上盘根错节的本质性的东西,总有一种隔靴搔痒之感。只求“热卖热拍”效应,抓不住官场的“核”,像剥洋葱皮,一层层拨开,剥到最后是一无所有。


这样的“官场文学”更不能为英雄构建一所神圣的殿堂抑或是灵魂栖息的圣坛。揭露、批判有余,读者只看到了腐败、堕落、阴暗、凶残的一面。正面人物的形象缺少立体感,立不起来。


 


《苍生大政》难能可贵的是:塑造了一个活着的英雄。这是作者独具匠心的气魄,更是标新立异的一面旗帜。


——他(肖哲川)是我们党的骄傲,是人民的骄傲。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情操和精神告诉给我们每一位领导干部!告诉给我们每一位社会成员!告诉给我们的人民!我想我们的社会需要这种灵魂的引领!


——我们的英雄常常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才成为英雄的!人们常常发出这样的诘词: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我们的新闻媒体干什么去了?我们的党组织干什么去了?


这是社会上的一个怪异现象,怪诞的文化心理作祟。活着,被当成英雄来宣传,似乎犯了什么大忌。我们的英雄,有几个是生命鲜活地活在人世上时而被尊奉为英雄的?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就连当之无愧的主人公对于宣传自己也感到“无地自容”而对记者大发雷霆。省委书记周湘不是也为此犹豫么?


英雄,在为人民利益需要承担责任、需要作出牺牲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犹豫过、彷徨过。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他为什么惧怕宣传自己、赞美自己?为什么一个领导班子里的某个成员被誉为了英雄,却成了众矢之的,被孤立,被打击,而不是成为旗帜和榜样,体现出团队精神的凝聚力?宣传的结果是平庸围猎优秀,一个貌似团结的领导班子借此找到分崩离析的口实,肆无忌惮地贻害了人民的更大利益,“罪责”却归咎给了英雄的“个人主义”。


英雄得到的不是认可、鼓励,而是遭受政治生活、精神生活、及至家庭生活多方面的损害。别有用心者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使用各种卑鄙无耻下流之极的伎俩,无中生有,造谣诽谤,匿名诬陷,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惨无人性的迫害、精神折磨,致使英雄流血且流泪,到了身败名裂,家破人亡的地步,对手还不肯善罢甘休,直至危害到英雄的生命……


 


《苍生大政》作者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全力塑造宣传一个活着的英雄呢?


一个民族的道德标准,本末倒置,惨遭颠覆及沦丧,灵魂就无所依从了,民心必将盲动。这时,引领灵魂走向真善美是每一个文学写作者的责任与良知,义无反顾,责无旁贷。崇高的责任,崇高的使命感。这本书的历史价值正在于此。激浊扬清,塑造了“人民的保姆”这个不朽的艺术形象。一件件民生大计的决策,折射着党的领导干部灵魂深处不可缺失的东西——爱!


作者采用双向互动、内外夹击的方式,先是由现象触及本质,再是由本质揭示现象的根源,一石激起千层浪,涟漪一圈圈荡漾开去,水落石出。又像是砸核桃那样,摧毁坚硬的壳,得到里面的“仁”;或是吃桃子,刷洗掉那层使人搔痒的茸毛,剥离开鲜艳媚人的皮,饱尝甜如蜜糖般的血肉,吐出里面硬似骨头的“核”,再垫在石头上敲碎桃核,得到桃“仁”入药,化淤理气,健胃消食。


掷地有声,叩问着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灵魂:怎样才能做好人民的公仆呢?


——最根本的就一条,那就是爱我们的人民,像爱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亲人那么去爱。他们流泪我们跟着流泪,他们欢乐我们跟着欢乐,我们的心同人民群众的心应该是手术刀也切割不开的。没有这种感情,没有这种爱,没有一条相通相连、殷殷而流的血脉,就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民公仆。


至此,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再是一句理想的口号,而是烛照高级领导干部心灵的最高准则和使命。


 


构思这样一部关注“苍生”“大政”的长篇巨作,的确有其难度,尤其体现在塑造鲜活着的英雄人物形象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以此类比,有一千个作者,就有一千个布局谋篇的构想。以下商榷其中的几个关键构思点:


主题思想不变:爱,是故事的“核”;爱,是人物的魂;爱,是作者与读者心灵相通的桥梁。肖哲川,这是一个柔情似水的男人;这是一个胸可沃日的男人;这是一个大爱无际的男人;这是一个忠诚信仰的男人;这是一个永远仆伏于苍生的男人——是党的领导干部的典型形象,是爱人民的代言人,是爱的化身。大爱无私,大爱无言!


然而,为了把人物塑造的更具典型意义,更能符合受众的道德观念,不得不给正面人物穿上浩然正气的外衣,把主人公“小爱”的精神世界窒息于胚胎状态。为了保持一份党的公仆形象,俞洁的神圣之爱只能处理为虚枉吗?


既然敢于突破世俗理念,塑造了一个活着的英雄,英雄是人不是神。为什么不敢设计出一个“情”与“爱”走向“完美”的结局——冯丽丽死去,俞洁与肖哲川的结合有了机缘?这不更符合人性吗?仅仅是为了树立一个正面的光辉形象,僻除谣言的影响,主人公只能困守在一个没有爱情的伪道德的婚姻之城?其实,冯死,俞走,留给读者的想象空间会更大一些,正如绘画中的留白,小说既便读完,而故事仍在读者再创作的想象中持续发展下去的艺术效果。


再者,冯丽丽的病能不能换成豪华装修“市长楼”,因为建筑材料污染而患上了白血病?这是目前环境污染最大的杀手,我们身边不乏实例,人们深有感触与共鸣。这样的艺术处理,既破除了风水先生的“反弓镰刀割腰”的咒语,及“市长楼”三条“优势”的虚妄。沉痛的代价,是冯丽丽虚荣所致,有了莫泊桑的《项链》结尾:“这条项链是假的”的艺术效应。


三是,肖母之死。母亲深知儿子婚姻生活无爱情可言,当得知儿子有“婚外情”时,本应在情理之中接受的。母亲是个知识分子,不是伪道士,怎会因此而气绝身亡?母亲不会为了维护一纸传统的无爱婚姻,而视儿子的婚外情为大逆不道的。明白,作者的匠心在于抨击匿名信者的卑鄙无耻下流之极的行径,连年迈的高堂老母都不放过,以此渲染一种悲剧气氛,推动故事情节再次达到一个新高潮。揭示政治斗争的险恶、残酷,殃及善良无辜的母亲,引发读者的良知,义愤填膺,口诛笔伐丑恶势力。


可否设计为母亲闻知儿子身处匿名信的围剿中,第二次猝发心脏病,危在旦夕,母子连心,年事已高,焦虑而亡?这样没有了“舞台性或戏剧性效果(孟繁华语)”,体现在人性的情理之中。同样达到读者对丑恶势力同仇敌忾的情感共鸣。


 


《苍天大政》突出的文学价值,在于以“大爱无言”为核心,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活着的英雄——活着时,被大力宣传;活着时,被著书立传;活着时,激流勇退二线,甘做人民的公仆。


——我们的社会需要这种灵魂的引领!


——让我们永远用仁爱之心去为人类服务吧!

             (请作者见谅笔者的“妄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