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朱颜谁省

明月欲圆时节,情绪波动,似海水那般,潮起潮涌;莫名的愁绪,剪不断,理还乱,惹人烦恼;犹似家有小女初长成,平添了心事。脚蹴着石子,闷头赶路,忽视了路边的风景。


  今早,海风送凉,倍感清爽。沿着那五里河岸小径步行,飞起一脚,猛然抬头,但见两岸合欢,一树火红,绒花满树,活色生香。放眼望去,飞焰横天,红霞万重。绿荫清幽,树冠如冕,树端上彩霞飘落,云蒸霞蔚,欣欣然晕出绯红一片,像笼着绚丽轻纱的梦境——绿色的背景之上,托举着一个粉红色的梦,层次分明。细观,景象奇异,翠碧摇曳,头状花序一律儿钻出层层叠叠的绿色羽状叶片之上,伞房状舒展,纵情铺陈,喷吐出娇艳细长的粉红色绒丝,丝丝缕缕,柔柔密密,缠绵悱恻,娇羞如怀春处子,微启迷幻唇彩,令人心生吻意,忘我销魂;灿烂若美人儿脸颊,潮出阵阵红晕,楚楚动人,令人想入非非;朵朵花容,神韵灵动,姿态妩媚,袅袅婷婷,簇满枝头,恰似凤凰、孔雀的冠羽,精巧别致,顾盼生辉,疏枝朗叶,展翅欲飞。微风吹来,缕缕清香,惝恍迷醉,烦恼顿消,心胸豁然。


  这是一条幽僻的花溪小径。女同事多次提醒,不要贪图路近,一个人万不可涉足其中。追问原委,吞吞吐吐,欲说还休。那一夜,月白风轻,不经意间,弹拨海韵心弦。从此,时时沉迷,朝朝难醒。每每迟到,跳下公汽,急不择路,落荒幽径。前瞻后观,左顾右看,十分警惕,没有观察到异样动静。晨练老人,太极八卦,旁若无人之境,即便天塌下来,想必事不关己,散淡不惊,更何况垂垂老矣,手无缚鸡之力,无害无益;男男女女,影影绰绰,若隐若现,花丛深处,无我无他。惴惴独行,行色匆匆。浮想联翩,莫非有歹人出没?无非是劫财掠色。一无钱财,二无美色,又奈我何?行人稀疏,心存恐怖,可惜了这一路合欢之美景。


  傍晚散步,流连翔园,再遇合欢。蓬蓬勃勃,火焰灼灼,西天殷殷。花丝缕缕,羽叶拂动,暗香盈袖,恼人心事,柔软融化,涟漪般荡漾开去。待到,暮霭沉沉,凉风习习。忆起一首《念奴娇·合欢花》:三春过了,看庭西两树,参差花影。妙手仙姝织锦绣,细品恍惚如梦。脉脉抽丹,纤纤铺翠,风韵由天定。堪称英秀,为何尝遍清冷。最爱朵朵团团,叶间枝上,曳曳因风动。缕缕朝随红日展,燃尽朱颜谁省。可叹风流,终成憔悴,无限凄凉境。有情明月,夜阑还照香径。


  燃尽朱颜谁省?他向来嘲笑我的小资情调,也不想懂得我胡思乱想的心事,更不喜欢我写什么心情文字。他衡量女人的尺度是,安分守己地生儿育女,心静如水地过好日子。尽责一份工作,无愧一俸薪水。柴米不关月圆月缺,油盐不关风花雪月,酱醋不关唐诗宋词,日子不关元曲及明清小说。坐在电脑前码字,讥讽为白费电,不如拉了去翔园散步惬意。就这样,随了他的喜好,日益远离诗词歌赋。沿着合欢树下的幽径,踩着鹅卵石子,痛且快乐着,一圈儿一圈儿,慢慢变老,一生一世都是他手中的宝。


  合欢树下,他怎知我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神游八荒?人生百态,生死无常;悲天悯人,莫名恐慌。参照比对,假设冥想。若离他而去,将依恋于谁?若是无他,怎能安度余生?换作他人,能否捧其手心?凡此种种,一一推翻,不敢想象。十指相扣,无人取代。双手合十,祈求上苍,驱除心魔,寡欲清心,保他安康——他在,我幸!淡了爱情,浓了亲情,老境的安逸祥和才是女人真正的幸福。再读史铁生的《合欢树》,同感于母亲没有看到我等今日的幸福,开心快乐的活着是对母亲最最真挚的怀念。


  月色朦胧,霓虹闪烁,树影婆娑。草丛中,假山下,溪流边,熊猫戏竹、企鹅蹒跚、浣熊攀援……动物造型的音箱,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花香中飘荡着曼妙的森林圆舞曲,溪水中流淌着舒缓的小夜曲,伴随着我与他散淡闲适的脚步,时近时远。淡淡幽香,沁入心脾,躁动不安的情绪,渐渐平复,心情也渐渐地轻柔舒畅了起来。手牵着着手,他传递出气定神闲的情绪,和着这合欢解郁安神的作用,我被彻底地迷醉,找不到灵魂回归的路。诗云,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


  紫气东来,祥云浮动。旁观者言,这样活着就好。一路走,一路合欢。纵是风景无数,又能阅历几多?再美的风景不能带走,驻足,行注目礼,歌吟一曲,胜过无奈的叹息。多情自古伤离别,伤的是自己,赏的是别人。举目相思月里兔,低眉合欢树下人。一曲佛乐飘忽而来: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备注:若是编辑在网上搜索到博主的文章,都是杨慧的原创,以不同的笔名,发表于不同的网站,而已。不排除被他人转帖、剽窃的可能。本站所有的投稿,文责自负,敬请纸媒期刊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