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辙,叠成浪漫

雪无垠,亦无际,目光无处落脚,眸里塞满了白色的凛冽。山,去东航调研,要半年之久,一下子离开这根相依相傍二十几年的拐杖,失去了身心上的平衡,总是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即便是每天晚上都能接到他的电话,话虽亲热,几千公里传来,终是被大气降低了温度,长夜孤灯独自寒。


    灵空长叹,一声忧怨飘去,听不到回音,不敢眨眼,生怕迷途的呼唤折道回来,找不到心的驿站。乾,就读沈阳城,学期中途不愿回家,时有叫我起床的短信,温暖一整天的心境,几天接不到他的音讯,心就悬挂了起来,焦虑不安,无处着陆。于是,空巢里的我牵挂着、思念着、盼望着。孤寂的心在冰冷的风中盘旋,尤其渴望着家的温暖。


    日复一日,两点一线,像觅食的动物为生存忙碌着。清晨,顶着清冽的寒风,在路边翘首以待十分钟一趟的公汽。傍晚,舔舐唇边最后一抹阳光,静静地审视眸中残存的信念,感受坚硬的壳里那绽放的复兴,一切都宛若浸在葡萄酒中。放纵思绪,谁人能冲破古老藩篱的魔咒,抹去夕阳于暮色里显现的残红?那么刺眼,那么令人悸动。此刻,无论多么强烈的颤抖,无论多么忿忿的蹒跚,都已显得老朽。


    大风起,降温剧,连续两天的冷雨,携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天迷蒙,雾霾深,国际局势风起浪涌,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卡扎菲死了,次子赛义夫被捕,一个时代结束;下一个国破家亡的又是谁?谁能健康快乐的活着,谁就是胜利者。


    思无序,亦无绪,沉甸甸踌躇,额前犁满了黝泽的深痕。庸常如我的人们,点亮那盏心灯,攥紧那份情结,倾听嵌进烛光里的故事,满腔沸腾的血脉里,抛却那份缧绁的寂寞。随手捡拾起一个洁白的世界,春夏秋冬一并揣进心囊;饱经风霜的思念,远离了忧伤。渴盼梦能驻足,缠绵于爱情的流年,把心辙叠成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