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等一等灵魂

(一)请等一等灵魂


一路欢歌笑语奔祖山。为了尽展文友风采,加深相互间的了解。组织者提议,擅唱者,一展歌喉;擅讲者,幽默搞笑,活跃气氛,增添旅途的情趣,缓解身心的疲劳。逃不过,躲不过。情急之中,我想起了乡土诗人杨铁光的一首《请等一等灵魂》:


不要走得太快/请等一等灵魂/我们不经意遗失了的/正是那封天机不可泄露的/鸡毛信  /失去了它/我们就失去了行走的动机……


这缘于一个非洲土著人的故事。按照他们的宗教信仰,如果连续三天赶路,第四天必须停下来休息一天,以免灵魂赶不上匆匆的脚步。等一等我们的灵魂!


我陷入了沉思,良久,想象着灵魂要是赶不上行色匆匆的躯体,将会出现何等“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的凄楚、焦虑、恐惧、彷徨、迷惘的情形呢?这种焦灼不堪的精神状态,不就是我们当下人的写照吗?我们活着的要义是什么?那不可泄漏的天机,又是什么?


请等一等我们的灵魂!这个让现代人看似难以理解的注脚,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当下,我们的工作、生活节奏太快了,竞争的压力使我们性情浮躁失落,没有安全感,没有成就感,没有幸福感。总是行色匆匆地拼命往前赶路,日复一日地像个旋转着的陀螺——旋转,旋转……难以停下来,歇息一下疲惫的身心。更别妄想停下来,静心地思考我们前行的目的地在哪里?我们一路收获了什么,忽略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节奏太快了,就难免迷失自己。物欲的激流裹挟束缚着身躯,圣洁的灵魂却是渴望着自由。灵与肉的纠缠、疏远、放逐,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是让灵魂屈服,是让躯体止步,还是把灵魂遗弃,行走着一具虚空的躯壳?


别走得太快,请等一等灵魂!灵魂不仅仅与躯体疏远、流离,无形中还拉远了人与人之间的心灵距离,淡漠了人与人之间的恩爱情思。怎样舒缓、释放精神上的压力,怎样提升生活的品质,怎样度过短暂而又多彩的人生,怎样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创造无限的财富(精神与物质同步)?想一想,是否应该常常放缓或者停下我们的脚步,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呢?


许多时候,我们的灵魂赶不上快节奏的步伐。许多时候,我们都成了只有躯壳的机器人,听从程序的控制,却不明白所做之事情的意义。许多时候,我们人云亦云,追逐潮流,为前进而前进。环视身边,不乏英年早逝的惨痛;不乏灵魂出窍的悲剧;不乏欲壑难填的罪恶……如果我们也能像土著人那样,时常给自己一天休息的时间,让灵魂赶上急匆匆的脚步,让灵与肉都得到休整,然后再精神抖擞地上路,我们的生活品质该是多么的美妙啊。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充满诱惑。如果躯体不与灵魂同步,丢失的何止是美德?难怪当下人困惑、挣扎、拼搏、抗争、放纵、堕落……到头来,就是找不到快乐与幸福,因为我们早已丢失了自己的灵魂!是到了呼吁灵与肉同步的时候了,这样,才能活出一个真我!


今天,我们将把一具俗尘的身心交付给祖山,驻足山水,寄情山水,接受大自然的洗礼,物我两忘。我讲的故事,三言两语,认识并不深刻,留待文友们用心揣度。顿时,一片静默。每个人都若有所思,若有所想。在攀登的过程中,还会若有所感,若有所悟的。我深信不疑。


不要声音太高/请听一听自己的心跳/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习惯了红尘的喧嚣/而忽略了家乡海边的螺号/就像此时  那久远年代的韶乐 / 正在松林中流淌/那声音  只有清净的心灵才能听到……


 


(二)神州山水书万卷   拼将一生读不完


祖山是怎样的一座山,又是怎样的一部书呢?


每日行走于钢筋水泥的城堡中,呼吸着污浊的空气,奔波于职场,带着面具枷锁舞蹈——这就是都市人的生存现状。人是大自然的产物,亲近、回归大自然,是都市人的本性——物我两忘,融于大自然,是人类的原欲,只是人类的心境还无法皈依那种本真的透明的境界。适时地出去走一走,走出俗尘的精神禁锢,是都市人的梦想!到大自然中去放牧心灵,接受美的呼唤,来一次凤凰涅槃般的洗礼!


出关,进关,也不是第一次了。然而,专程为了读山读水,这还是少有的一次奢华。品咂着祖山的名字,望文生义,推想着她的渊源。百度搜知,祖山,位于秦皇岛市的西北部,青龙满族自治县东南境——由于渤海以北,燕山以东诸峰,都是由她的分支绵延盘拔而成,故以“群山之祖”名之。其最高峰天女峰,海拔1428米,略逊于泰山。


然而,她为什么名不见经传呢?原来,山水也有隐士的品格啊!奇观未必见经传/大道无言自极天。


关外第一市(葫芦岛),与关内第一市(秦皇岛),一关(山海关)相隔,竟然是两重天地。古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今昔,近水楼台先得月。同属环渤海经济圈,是两颗耀眼的明珠。一个以中原文化为底蕴,一个以关东风情为滋养。特异中有同质,同化中有差异,民俗民情演绎着历史的进程。谁是根源,谁是流脉?由于人文地理物候等因素的差异,自然景象是各具千秋,异彩纷呈。


两个小时的车程,一路欢歌笑语,留下来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一个诙谐幽默的调侃节目。那个非洲土著人“等一等我们的灵魂”,使在场的文友,沉默良久,思忖良久,似乎意识到了该怎样活着,似乎感悟出了生活的要义,似乎在这次祖山游中能捕捉到人生的真谛。


东北笑星李毛毛——典型的东北大嫂形象,膀大腰圆,形体强悍,嗓门颇大,语言泼赖,性情豪爽……她在出演沈阳新春联欢会上(录像),始终拿一位戴眼镜的儒雅观众,调侃逗趣。使尽浑身解数,尽展百般台艺,口口声声要征服这位“眼镜哥哥”。


人们忍俊不禁放声大笑。曾几何时,开怀大笑,似乎成为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情怀。日常中人们只是出于礼节,报一个矜持的微笑——那是一种机械性的笑,肌肉是僵硬的,神情是空洞的,情感是苍白的。这种放下一切的荡气回肠的大笑,能把五脏六腑涤荡一新的大笑,似乎成了遥远的记忆或奢侈品。此情此刻,一笑心态放松,二笑忘情山水,三笑翻开精神世界崭新的一页……人们怎能不忘乎所以呢!?


祖山又将会以怎样神奇的雄姿征服世人呢?山是诗,水是梦,美是魂——大自然的美,能净化人类的灵魂!快乐会感染,快乐会传递。


于是,文友进山门前,女士们就调侃戴眼镜的哥哥们,一路怜惜呵护提携着。就像前年去香山那样,在危难的时刻,借给一只有力的臂膀。一同领略山水的壮美韵致,一同感受组织的情深意浓——兄弟姐妹的情谊,心灵与心灵靠拢取暖,肝胆相照,山水为证。欣赏风景的途中,每每看到文友行色匆匆,直往前奔跑时,后面的人就会友善地警示一声:请等一等你的灵魂!别把灵魂遗失在山水中……


祖山之美,美在自然,美在神奇——以峻峰为骨骼,以溪瀑为血脉,以奇葩为容颜,以森林为秀发,以清风为气韵,以云霞为霓裳,以传说为神采。是一部隐没于尘世之外的桃花源记,沉浸于混沌之初的伊甸园颂——由绝壁、怪石、奇松、飞瀑装订而成的天书!


 


(三)品读山河书万卷  可医心灵片片伤


山门前集体合影留念。灵光一闪,想起了两位诗人的酬和诗。


一曰:踏破山河万里路/可见地球片片伤


和曰:品读山河书万卷/可医心灵片片伤(选自《湘川纪事》)。


都市中的人们,何止是亚健康状态?混凝土囚禁了人们的肉体,尘缘万象俘虏了人们的精神,欲壑难填致使心灵百孔千疮,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不公平的竞争使人们朝不保夕,患得患失,唯唯诺诺,诚惶诚恐……谁能拯救人类于万劫不复?谁能疗治心灵的伤痛?


购票时出现了两种情形:一路要购买索道缆车直达顶峰一览众山小;一路要徒步用心丈量山水的内蕴及万物的生命维度。我是后者,祖山不老伴我行。别说是一脉秋山,承载着如诗如画的美丽风景;单是这天然的大氧吧,洗涤走肺叶里的污垢,通体濡化为祖山上的一脉清澈的溪流,一朵花一根草一片叶一棵树,那怕是一飞鸟、一走兽、一怪石、一抔土……都不枉此行。


从祖山园区东门进去,拾级而上,山路蜿蜒没有尽头,像是悬挂于蓝天上的一条天路,一头承接尘缘,一头可抵达仙境。仰望群山,气势恢宏,峰峦连绵,层林尽染。一条小溪由天而来,依傍着嶙峋乖戾的崖壁,潺潺缓缓,不舍不弃,不即不离,时隐时现,欢唱伴随,这就到了传说中的画廊谷。


我们在一简陋茶亭前,停下脚步。慧秋姐劝我也买一藤条拐杖。我手中已有瓶矿泉水占着,深知水是生命之源。欲想陡直处还得手脚并用,更怕有长物了。连连摇头拒绝。她讨价还价后,相中了拐头如鹰嘴的一条,拄在手中。本想笑她年纪轻轻扮老相的滑稽可爱,哪抵得上她一句:智者借力而行!随后,登山的切身体验证实,人体多了一个支点,分散了承重力,三条腿就是比两条腿省劲省力又安全。


十里画廊谷,一步一景,步移景变。满山苍翠浸染上了黄、褐、红、紫——黄的活泼洒脱,褐的典丽古朴,红的热烈奔放,紫的高贵华美。蓝天白云苍松翠柏作衬景,色彩缤纷,绚丽斑斓,犹如一幅诗意盎然的油画,展轴铺排,绵延不尽。置身画廊谷,惝恍迷离,我是画中人,群峦是背景。


转过谷口,竟是一潭清澈明亮的溪水呈现眼前,水面上聚集漂浮着彩色的落叶,打着旋转,质地仿佛泼洒的油彩,鲜艳明丽,根本看不到腐败的迹象,倒像是溪水给它们镀上了一层金碧辉煌的荣耀,赋予了新的生命,新的气息,新的含义——充满了天地灵性,欢快的节拍,奏响一曲天籁妙音。在巨石间两条铁锁链搭建起一座木浮桥,文友试图从桥上走过,体会这童年时光中的野趣。终因发福体重,一脚踏上,桥心木板没入水中,怕灌湿了鞋子,只好放弃——多想光着脚丫子趟水而行啊!看着这纯净见底的溪水,我们的心灵也仿佛荡涤一新,不染一丝杂尘。


石板路的缝隙中,茁壮地生长着两株同根树,根部浑圆一体,裸露凸出路面,两树干之间一拳相隔,笔直,屋梁粗细,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绕其环视,不仅赞叹造物主的神奇。慧秋姐叹道,这世界上果真有比翼鸟连理枝啊!这树,不就是一对儿相亲相爱的夫妻树吗?是啊,正如舒婷的《致橡树》所描绘的理想的爱情形象: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我们还惊喜地发现,三棵的同根树,四棵的、五棵的……这祖山怎么这么多的同根树啊?慧秋姐一一命名,这是三口之家,那是四世同堂,还有五子登科……


顺着画廊谷往东望,别有洞天:在远天映衬下,峭拔耸天的巨崖中,有一轮圆润有致的透天巨孔,横空出世,穿透石壁,泄露了天光,像一轮圆月东升,悬挂于天际。这绝妙的奇景是怎样形成的呢?


一饱眼福的是风景,经久不忘的是神奇。祖山,山奇——千峰乱插马头云;水奇——百道争飞天外瀑;花奇——天女木兰下凡尘,高洁孤卓绽芳容;树奇——幻松幻化踪影异,堪称世界绝笔;石奇——象形传神富有浪漫气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浩瀚如繁星的奇石,雕琢成活灵活现的物象,千姿百态,拟人似兽,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一路众多风光,一路神话传说,虽不免牵强附会,倒是也平添了些许人文情趣。你看那:神龟探海、蛟龙出水、倒坐观音等奇石,形神兼备,惟妙惟肖。犹如绘画的留白,给世人提供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山水如画,山水如诗,山水如梦,山水忘情。山水永远是疗救心灵伤痛的唯一良药。人类只有放弃无休止的欲望,回归自然,才能捕捉到山水的魂魄,领悟到山水的真谛,成为大自然中一道永不退色的风景。


 


(四)读书得智  读山得悟


由于没有“地导”,我们只好边行边看路标了。那些神话传说,都题写在指示牌上——读山读书一举两得啊!我们对照文字,指指点点,找寻那些象形象物的景致,想象着它的神奇后面的故事,赞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知不觉间,汗流浃背的我们,愉悦地欣喜地忘情地穿越了十里画廊谷。坐在祖山宾馆前的凉亭里,意犹未尽。导游骗我们说祖山一日游到此结束了。日在中天,就要打道回府吗?岂不辜负了我们的期待?是的,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高涨的情绪,陡然而落。我们面面相觑,怎么也不相信仅此而已。冥冥中感知,这仅仅是祖山神奇的一角,犹如大洋中的冰山一角,她更具魅力的壮美雄浑,还没有触及到呢。


忽见,凉亭外有指示牌,赫然地标示出还有两条路线图,一条通往情人谷——多么浪漫而又富有诗意的名字,怦怦然,那里发生过怎样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啊?一条通往祖山最高峰——天女峰,悠悠然,想象着又是哪位仙子的动人传奇呢?那个说谎的导游,见我们坚持,只好安排祖山专线旅游车,把我们载往大山的深处。


盘山公路,峰回路转,险绝瑰丽,惊心动魄。一派原始森林的景象呈现于眼前。摄人魂魄的是那一望无际的白桦林——见到她,犹如久违的亲朋故友,异域他乡意外地喜相逢。我是在长白山山脉的原始森林里长大的,童年的伙伴就是那些亭亭玉立的小白桦。她洁白细腻的树皮,涂抹着一层银粉,闪着荧荧的光辉,透着深层里的红晕,是玩童写字绘画的纸张;根部苍老的树皮,仿佛浸润了油脂,火柴一点,瞬间火舌舔舐蔓延卷曲,是家家引火取暖的绝等好材料;春天嫩黄夏天浓绿秋天撒金的树叶,是学子们的精美书签;红褐色渐次转白的枝条,迎风摆动,像千手观音祈福降瑞的手臂……她美的妖娆,美的典丽,美的魂牵梦萦,沉淀着童年的色彩与记忆。


长白山山脉与燕山山脉有着怎样质地上的差异呢?童年的白桦林是那样的皎洁妩媚,风姿卓然,袅袅婷婷,秀色可人,是林海雪原里的仙子;而眼前的白桦林却是浸满了沧桑的气息,如黑白片里的华北抗日根据地的妇女,质朴无华,伤痕累累,酸辛凄楚。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当年的曼妙少女,如今已是容颜老去,不忍一睹。恍惚间,这片白桦林难道也是客居他乡的故人?


森林幽密,太阳西斜。车速极快,风吹影动,白桦林间,闪闪烁烁,幽幽寂寂,似乎没有鸟儿的踪迹。白衣仙子般的衣裙,破败褴褛成黑褐色的碎片,折断的树结显现出的年轮像野兽圆睁着的眼睛。叶子早已飘零,漂浮成溪水里的斑斓油彩,流到下界去了。


我油然想起那个震撼心灵的天书,僧侣们在世界最繁华的纽约,花费了一个月的心血,用彩色的细沙精心塑造出一座“药师佛彩沙坛城”——佛陀之城,美轮美奂,雄伟壮观,辉煌瑰丽,惊世骇俗——强占世人的眼球、心灵,直达灵魂。正当世人惊羡赞叹举杯庆贺祝福之时,大师手执笤帚,轻轻一拂,瞬间天堂的城堡倾颓,化为乌有——极尽繁华之后,不过是一掬细沙。


蓦然回首,人们看到了繁华背后的脆弱无常——世界由种种条件聚合而成,所以世界也蕴含着毁坏的特征。一切都是无常,在一把笤帚挥动下,一切都被摧毁而呈现无常。一切已成过去的感叹,除去抹不净的记忆,无常如梦的佛陀之城,好像根本就没出现过,没有繁华过,没有瑰丽过……


人生不也是如此的虚幻且虚无着吗?蝇营狗苟,忙忙碌碌,劳心伤神,欲壑难填,荣辱富贵,患得患失……最终仍是: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繁华如过眼烟云,一切都随风而逝。世界又归于寂静。


佛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五)我问远方有多远


旅游专车把我们抛至在一个山口,回首不见来路,前望不知何处。忽然想起了杨铁光的诗句:我问远方有多远/山很哲学/说请看我思维的极限//我问远方有多远/水很浪漫/说请跟我走到浪花的凋残……问谁也不如问自己/远方就是我们的脚板!


极目远望,群山苍茫,天地浑然,日影偏斜。碑石赫然,左手玉女峰,前方天女峰。座座山峰背后有着怎样迷人的传奇?追求高度,永远是登山者的终极目的。大家一致决定,舍近求远,锁定天女峰。毫不犹豫,向前,向前,向前。褐色的松针厚厚地铺满了路面,绵软的在脚底下缠绵,松香蓊郁了心田。


一丛奇石拔地而起,林立路边,像是严阵以待的武士,彪悍威猛。走近倍觉奇险,恍如云南的石林降临北国。突兀崛起,周边没有堆砌,没有烘托,险象环生,直指蓝天。细读指示牌,原来这就是五人岭。话说有五个强盗执迷不悟,行凶作恶,一日来岭上察看地形时,天神震怒,命雷公电母将其击成石人。站立千年,孤寂万载,寒风霜剑,历练心智。另有传说,王母在太虚幻境举行蟠桃盛会,命五位天将在此护卫,他们留恋祖山美景,乐而忘返,变成石人,常留此山。相似的石林,不同的传说——北国的粗犷强悍,南国的凄美婉转,是民风民俗使然。


忽然,西面山峦上像是众佛聚会,场面盛大,佛影攒动,壮观无比。难道这组石景就是太虚幻境?峻青诗句跳出脑海:闻到老岭塞外秀,今见果不负盛名。层林茫茫呈野趣,怪石嶙嶙夺天工。云开九霄现丹阕,雾锁千嶂隐翠峰。劝君休夸五岳游,不登此山是虚生。


一个多小时的脚板丈量,我们来至天女峰下。仰望高接云天的石阶,有人兴奋不已,跃跃欲试;有人惊叹不已,望而却步。据说有上千级石阶。攀登过华山“千尺幢”的我,用眼睛一扫描,祖山较之华山的险峻,小巫见大巫。千尺幢窄陡的石梯仅容纳一人上下,虽然仅有370多个石级,却是像直立的天梯,两侧下临千丈深渊,山风强劲,要不是体重,很有可能随风化为仙女下凡尘——飘然而逝。天旋地转,头晕目眩,非铁索牵挽,手脚并用,才可攀跃,真可谓难于上青天了。何况那个冬天,是我一个人独行。下千尺幢时,华山沉寂,空留我一人。眼看着就要关闭索道,我却两脚发飘,举步维艰。仰望苍穹,茫茫无际,惟有山风呜咽,倍增孤寂,求助无望,欲哭无泪。恍惚间差点失足落入万丈深渊,好在求生的意志力是清醒的。


今日众朋,谈笑风生。犹豫间,我戏谑:本老太太捷足先登一步了。率先向千级石阶进发。石阶宽可容两三人并行,两侧大都是和缓的山坡,松柏丛生。每攀登百十个石阶,就会有一处平台,设有石凳休息,围栏呵护,可以驻步远望,取景拍照。温暖的秋阳,缤纷的秋色,似曾相识的花草——这是一处大自然珍藏着的伊甸园啊!


千级石阶,终究不是儿戏,需要的是体力、毅力、耐力。起初,不敢停下丈量的步履,怕稍一懈怠,就失去了攀登的勇气。忽然,想起那则请等一等灵魂的故事,尝试着驻足转身回望,看看能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向前,向上,永远是人类行走的目的和无尽的欲望。此时此刻,如若眼睛直往上看,极目的是没有尽头的石阶,上接着朗朗的蓝天,仅此而已。过于单调的色彩物象,除了产生审美的疲劳,并没有多大的魅力。


暂时停下脚步,转身,发现擦身而过的被我们忽略的都是美景,一定是天女走过的地方。四周群峰起伏跌宕,秋阳朗照着。层林缤纷,花草竞秀,峰峦醉红;太虚幻境,蟠桃盛会正酣,山脉宛若游龙。清新的空气和泥土的芳香使肺叶充分地滋润扩张,浸染上了大自然绚丽的愉悦的色彩,涤荡着被生活逼迫得已经疲惫的蒙尘的灵魂。


神清气爽,体力倍增。深深体悟到,暂时的驻足,仿佛中途的加油充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诚然,峰顶会有更加壮美的景象,一派用诗行描绘的北国风光。朝着天女峰极顶攀登,我要以最近的距离触摸阳光,去曝晒被世俗潮湿了的心房。


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在寻找我梦里的图腾/我在寻找我失落的初心。


诗人把每一次亲历山水,当成一次灵魂的访问。不知道这次的祖山之旅,能不能找回自己?


我被混凝土的牢房囚禁/成为了一具现代化石/我已非我  我只有原罪/失去太多的原始品行……


终于登山了祖山最高峰——天女峰。这是一个方圆十几米的大平台,周围手臂粗的栏杆铁锁守护,中间有一高台,上面有一汉白玉石板,像个棋盘。猜度这是哪路神仙修身养性的雅趣,还是哪代兵家的天地博弈?是一片玄机,还是一派杀气?我仔细找寻,并没有发现楚河汉界的痕迹,它白璧无瑕,光鲜照人。原来它是天女峰1428米高度的标示物,明朝建造的天台。


祖山,神奇而博大,看得见的形骸,看不见的灵魂,堪称追五岳,幽燕第一山。登上天女峰,环顾四周,360度,一度一景,度移景变。东观日出,南追帆影,西望长城,北俯群峰,美景尽收眼底。山水天籁语/声声扣我心。


站在这至高无上的位置,留个影吧!悠然想起了冰心的短章:山头独立/宇宙便一个人占有了么?宇宙是众生的宇宙,一切的一,一的一切,平等,自由,博大,博爱,闪耀着哲学的华思,透视着人寰红尘万象。这,不正是祖山之旅馈赠给人们的感悟么?


辽阔宁静。仰望天宇,张开双臂,承接那暖暖的柔柔的阳光来抚慰我疲惫的肉体;金色的情丝万缕烛照着我透明的灵魂,恍若洞开了一扇天窗,瞬间我的心境一片灿烂明丽。真想捧起攥紧,祈望将这圣洁光芒收藏,这是怎样的妄想啊!


山有品,水有韵,人有格。艾青说:给一切以性格/给一切以生命。淡定从容,远离俗尘。灵魂被溪流瀑布浣洗,伤痛被山光美景熨平。直面大自然,人类是何等的渺小啊!累了,倦了,到大自然的怀抱里小憩,会有一份宁静与安然属于自己。此刻,我更想盘膝而坐在这块汉白玉的天台上,虔诚地把自己的灵魂合在掌中举向眉间,身心随着斗转星移转动,聚天地之灵气,守护着心中的一片净土。


我问远方有多远/云很神秘/说请去解析我明日的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