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叶飘零

    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浓雾织就的天网,为秋日平添几分萧瑟,冷风从早晨就开始肆虐,树枝摇动,落叶纷纷,在半空中打着旋儿。

    阳台凭栏,过往的车辆扬起团团尘土,萎地的花草散发出陈腐气息,令人感到沉闷与焦燥。忙了几天的书稿校对,总算尘埃落定,心里轻松了许多。借着愉悦的心情,修葺一下我们经营的小窝,不料赶上这样一个天气,风刀霜剑严相逼。


    突然大幅度地降温,令周围的一切显得冷清与惨淡。望着邻家阳台上一幅瘦弱的剪影,心如贴在窗外的一片黄叶,顺着泪水滑落。


    霜降百草杀。她的目光忧郁,透着一种伤感。秋雾萧萧,落叶迷离。这个季节看落叶,的确会另有一番感受。耳边漂浮着《神秘园》旷古忧伤的旋律,浓的化不开的孤独感瞬间弥漫周身。瞑目,仿佛看到一个瘦弱的土族印第安人,置身于天地苍茫间,荒草凄迷衰败萎黄,褐色泥彩涂抹着赤膊,草裙遮盖着羞处,手执长矛,神情抑郁,茫然无助地遥望远方……时空穿越,为什么我只看到了一个人?如同一个无法破解的梦境。


    她凄楚地一笑:“你看,那片叶子,多么潇洒,黄的无悔,落的干脆。过去,总以为自己可以活得很洒脱,却总在夜人静的时候猛然惊醒。更那堪,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似乎听到心在滴血的声音。”


    我静静地伫立窗前,独自听秋风,观秋色。顺着她手指的那片叶子,极目而视,曾经的浓绿不再,染在眼里的只有曾经喜欢的葵黄。


    人去巢空,孤枕冷衾,长夜难眠。索性披衣,捧一杯热咖啡,为第二部书稿作序题跋——它是寂寞的代名词,瑟瑟地缱倦于灵魂的深处,就像这落叶飘零的心绪,找不到着陆点。


    拉开厚重的窗帘,秋雨洗蓝了天宇,太阳露出惨淡的笑颜。临窗的剪影如约般印在阳台上,飘渺出一句轻轻的叹息:“咳,寒露不算冷,霜降变了天,一场秋雨一场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