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来了

    2011年8月6日。傍晚散步,得知军队进入战备状态——“梅花”即将到访沿海,途径南海、东海,直扑黄海、渤海一线。主妇们抢购蔬菜等物品,以备这场强台风带来的供给短缺物价上涨等危机。听到这个信息,我首先想到了山的安危——他去宁波代职,回电中说就住在海边,而且是一楼。此刻已是夜晚22点半,我挂电话给他,只听到动人的彩铃声,就是不见他接听。就这样间歇性拨着电话,心生怨恨,心生猜忌,是电话静音听不到,还是发生了什么危情?

    无奈之下,只好发短信,提醒他注意人身安全,为了我和孩子及年迈的父母亲人。无心情散步,立即回家,搜看晚间新闻中有关“梅花”的具体动向及所经之处的影响,十五级强台风将正面扑向宁波舟山一带,风浪已达七米之高,排山倒海滚滚而来;居民转移,渔船泊港,航空停运,动车伺机而行,军队备战台风;不仅宁波危险,上海、江苏一线都在“梅花”淫荡之途。前几日,山说有可能去上海下基层,还有可能顺路回南通看望父母。越是联系不上他,越是不知道他身在何处,越是提心吊胆。早不代职,晚不代职,偏偏遭遇“梅花”,凶吉未卜……


    儿子赶紧上网,查找山所在的具体位置,看看距离海边有多少米?搜不到山所在的单位名称,可能是出于保密,地图不能标识。还是儿子聪明,灵机一动,搜山所在单位的卫生队、学校,却是分属两个市区,不知道山在哪里。好在,目测地图,感觉离海边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静心思考,那是个级别相当高的机关,已经驻扎宁波多年,总不会建在不安全的地段吧?于是,心里踏实了几许。


    这种情形,儿子已无心夜读,点开江苏卫视,观看《非诚勿扰》直播。23点半,突然接到山的电话,说是刚刚从指挥部回来,亲历飞机安全撤离事宜;并说“梅花”侧身擦着舟山北部,已经北上了。又嘱咐再三,注意人身安全。山也叮嘱我与儿子,不要到室外活动,把门窗关好,以免受到“梅花”的伤害。


    2011年8月7日。清晨醒来,已听到儿子朗朗读书声,甚感欣慰;网上搜看“梅花”动向,确定已偏离宁波,山安全了,甚感欣喜。想到“梅花”不日将侵犯渤海,我又犯了杞人忧天的毛病,问儿子会不会发生海啸——渤海是个葫芦形,只有进口,没有出口,“梅花”携风带雨,推波逐流,将有大量黄海之水涌进来,海水无处排泄,只能是抢滩登陆了——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日本海啸时的恐怖情景,无数生灵无处可逃,瞬间毁灭……


    地理是儿子的强项,高中时地理竞赛名列前茅。他安慰说,台风不能直接引发海啸,海啸是由水下地震、火山爆发、水下塌陷或滑坡等地质活动引发的。就算有台风把表面的黄海之水推进渤海,深层的渤海之水也会从下面流出去的——这是洋流的交汇运动。儿子进一步佐证,讲了一个二战时期发生在地中海有关洋流的故事:地中海与大西洋在直布罗陀海峡处相通,因为地中海盐度大于大西洋,所以产生了密度流——密度高的地中海水在重力作用下从海底层流进大西洋,大西洋表层较轻的海水就自然流向地中海,循环往复不歇,海水不会泛滥上岸的。二战时,英国占领了地中海,面对英军的封锁和声纳的监听,德军潜艇巧妙地利用洋流,关闭发动机,避开声纳监听,借助洋流顺势进出直布罗陀海峡。


    这个故事主要是说明海水是循环的,即便是台风袭来推动巨浪进入渤海湾,渤海之水也会由海底流出去的,假设借风起势的海浪“抢滩登陆”,也只是“翻腾几个浪花”而已,绝不会出现日本2011年3月11日的海啸情景,老妈大可不必想象过度,大可不必担心灾难降临。


    听完儿子的解说,我恐慌的心情顿时安稳下来。转念又想起,台风袭来,暴雨阻断交通线,菜蔬瓜果就可能短缺。于是,我要出去大量购买储备,让儿子给我当搬运力工。儿子听后笑道:昨天还没到浙江,今天就已经到山东了,这说明台风速度很快,从咱们这经过最多持续一天。台风千里奔袭,到辽宁已是强弩之末,对路面的破坏不会大,不会出现交通阻断,与世隔绝,物资短缺。今天,菜农、小贩肯定坐地起价,就像前一阵子的抢盐一样,不必多买,就跟平时一样就行。听到这,我终于放下心疑,轻松愉快地去买菜了。


    不出儿子所料,发国难财者大有人在,菜价已翻了一番。树梢静止,阵雨间歇,蝉声争鸣,根本看不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儿子调侃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我还是买回上百元的菜蔬鱼肉。午饭时,谈论起东海漏油事件、渤海形似泔水缸的处境,或许“梅花”的到来,是个天意,帮助东海迅速消解油污、给污染严重的渤海换换水洗洗肺……